Category

未分類

未分類

夢裏,我見到了很多人,有以前的仇人,他們揮舞着刀衝着我砍來,我使勁的抵擋着,忽然畫面一轉,我又看見了自己的父母,他們難過的看着我,我想衝過去抱住他們,卻怎麼也邁不動腳步,我哭着喊着,慢慢的他們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陳然衝着我大喊道“我沒有哥,我哥死了!” 我想說些什麼,卻怎麼也說不出來,忽然,一顆子彈打進我的額頭,我睜大眼睛,喉嚨裏想叫卻怎麼也叫不出來。 “呼”的一下子,我睜開雙眼,使勁的喘着粗氣,原來是一場噩…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李沅年幼時便聽父皇說過,靖國公府怕是京中最窮的勛貴了,每次大戰過後,總要拮据一段時間,這也算京中奇談了。開始自己還不相信,後來在北境時才知道,靖國公府怕是要比自己的父皇想象的還窮。

「多謝聖上挂念,暫時沒什麼難處了。」林源回稟,這位皇上登基前便在靖國公府學習,想來對府上的情況要比自己還熟悉。 「哦?這倒稀罕,可是淮陰侯出手了?」李沅笑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林源心裡咯噔了一下,…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一道脆響傳出,碧瑤仙子粉嫩的臉頰上登時多了一個小小的巴掌印,她詫異的睜開眼,摸著自己開始紅腫的臉頰,眼中滿是茫然之色的望著趙萌萌,搞不清為何這個嬌小可愛的小姑娘會扇自己的耳光。

「碧瑤姐姐,你能原諒我嗎?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我瞎子再也不敢了!」趙萌萌不知何時淚眼汪汪,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小手不住的作揖。 「可是……這個……」碧瑤仙子一時間懵住了,搞不清眼前的情況,不知該說什麼…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在夏丘,石落升和劉子玄也會合到了一起,石落升聽說了劉子玄怎麼用計和張曼成拖延時間,以及最後殺出重圍,斬殺張子明的事情大為高興,對王倫道:「先生目光如炬,子玄果然是一位被低估的將才。」

王倫也哈哈大笑:「將軍也不遑多讓,知人善用。」 倒是劉子玄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頭道:「行了,行了,你們說的我都不好意思了,現在張曼成手上還有二萬多人,我們還得想想辦法把他也拿下來。」 石落升笑道:「張…

Continue reading
promocarrie
未分類

由於此前的經歷讓眾人心中十分謹慎,一路上小心翼翼不敢鬆懈,好在這一段路程相比較平靜一些,沒有出現什麼突髮狀況。

到是一路上遇到了不少稀有的妖獸,實力不強,向東等人見狀捕捉了幾隻,境界大概氣旋一重,這些妖獸體內的仙靈之氣非常的濃郁,與外界這仙靈之氣無法吸收不同。 把這些妖獸烤熟后,吞入腹中,可以吸收一些仙靈之氣,…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原來是老師你竟然是我的祖師叔呀,怪不得一開始我就感應到你身體裏擁有着一股與師父身體裏散發出來一模一樣的氣息,原來那都是修煉了我們心法的結果,沒想到竟然在這裏遇上你了,徒孫我真是開心。”知道眼前的童老與自己的關係後,楊凡感慨道。 凌晨,整座衛城裏一片沉寂,厚重的霧氣還未散去。城郊外的草場上,躺着一名少年,少年嘴裏愜意地叼着根狗尾草,一顛一顛,視線儘量地伸向遠處,保持着這麼一個舒服的姿勢,一動不動。

只是,這個姿勢,卻也很寂寞。 倏地,天際邊陲閃過一道急芒,急芒衝刺的方向正對着少年。“噗”得一聲吐出狗尾草,少年盤坐在草地上,神態無比虔誠,嘴中唸唸有詞:“流星啊流星,我駱葉,許願能夠早日恢復健康,讓…

Continue reading
未分類

歐陽俊也不想一下把五千萬扔進去真的就打水漂了,錢來的不容易,但掙錢更難,如果把五千萬直接扔進去,到時候怎麼養活這幾個娘們呢?

兩人就坐等三點鐘收盤,看着紅線往上直漲,歐陽俊高興的在北曉詩的臉上胡亂的親着。 而坐在辦公室的藍凝雪,一臉無精打采的看着手機,她眯了一下眼睛竟然睡着了,三點鐘才醒來。 “不知道能不能打的通?”藍凝雪喃…

Continue reading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