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瀟瀟巧妙的往後躲了躲,冷眼看他:“夜王爺,注意分寸。”

“瀟兒!” 人只有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才會卑微。

她以前喜歡顧雨澤,而現在……之所以不自信,是因爲心裏真的裝了左煜。

左煜說:“我媽把我趕出來了,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這樣,你也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林薇笑了一聲,“那你就別回去了,和我留在這邊,我們可以做點小生意。我跟星星借了些錢,我們可以開個店,雖然辛苦一點,但養活自己還是可以的。就是要委屈你了。”

他那麼金尊玉貴的大少爺,卻因爲她,什麼都沒有。

左煜靠在她身上,“這是你說的,那以後,就靠你養我了。”

林薇伸出一隻手,放到他的臉上,望着近在咫尺的他,眼裏全是溫柔和心疼,“你等很久了吧?”

從江州過來的車和飛機就這麼兩趟,他應該很早就到了。

左煜說:“還好。”

“走吧,去洗個臉,早點睡覺。”

兩人進了門,林媽媽已經去休息了。

林薇帶着他回了自己的房間,給他找了衣服出來,讓他去洗澡。

他以前來過,留了兩套衣服在這邊。

左煜望着林薇,她的溫柔,讓他有一種被幸福籠罩的感覺。

他想,他可能是活在夢裏吧!



江府花園的大牀上,葉繁星跟傅景遇說完林薇和左煜的事情,感嘆道:“真看不出來,左媽媽人還挺好的。”

傅景遇看着她爲了別人的事情操碎心的樣子。

別人分手,她難過。

現在看到了希望,她又很開心。

傅景遇從身後摟住她,“你最近一直在擔心別人,什麼時候擔心一下我?”

“你怎麼了?”葉繁星不解地看着傅景遇,滴溜溜的眼眸轉了轉。

傅景遇說:“我前兩天做了個夢。”

“什麼夢?”

“夢見你生了個女兒,長得可乖了。”

葉繁星看着這個暗示自己生女兒的男人,笑了起來,“你覺得我會上你的當嗎?”

傅景遇圈住她,“真的不可以嗎?”

“就算可以,那也不能是現在吧?”葉繁星說:“以前爲了生陽陽,我學業硬是延後了一年。現在才剛剛出來工作,又想讓我生二胎,你什麼居心?”

葉繁星覺得自己在傅景遇眼裏,除了生孩子,就沒什麼別的用處了。

傅景遇看着葉繁星的小臉,因爲不想生孩子,所以充滿了抗議。

他道:“不是我想生,是陽陽,他說想要個妹妹。”

“……我信了你才有鬼。”明明是他自己想要,還把小燈泡拉出來當擋箭牌。

葉繁星真是服了他了。

傅景遇最近沒少給她洗腦,有時候跟他一起出門,他看着別人家的小女孩,都會跟她說:“你看,那個女孩好乖啊!”

就連上週回家裏跟爸媽吃飯,傅媽媽也成了他的說客,希望自己能夠生個女兒。

我在異界養精靈 傅景遇親了親她的小嘴,“真的,不信你明天問他,是不是。”

紈褲帝少撩上癮︰男神,請指教! “就算他說是,那也是你教的。”葉繁星看着傅景遇,“我們有一個孩子就夠了,生兩個難免會偏心。”

“誰偏心?我肯定不偏心。”

“那你生吧!”葉繁星說:“你來生,我沒意見的。”

想哄她生女兒,門都沒有! “安康,月兒究竟怎麼你了?!她不惜放下京城的奢華,不惜千里的跑到錦州和你一起吃苦,你卻把她害——”

“池兒!”

南宮柔的低聲訓斥,慕容池只得無奈的收住嘴,狠狠的瞪了一眼慕瀟瀟。

“大哥這話說的真可笑,前幾日你不是已經來過合歡殿找我興師問罪了?怎麼,幾百板子沒長記性?”

她笑了兩聲,目光朝他背後移去,就這麼不知避諱的盯着他的臀部看。

慕容池被她盯的臉色鐵青,想罵一句不知廉恥。

卻聽她道:“幾百板子打在大哥的身上,就跟沒打一樣。是那執行的人故意維護,還是大哥你?根本就沒有挨這幾百板子的打?”

南宮柔臉色變了變,趕忙上前,拉住她的手,一臉慈愛的拍着她的手背:“瀟兒,別和你大哥一般見識,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真的願意讓你姐姐嫁給夜王爺?”

“如今夜王爺睡也睡了,不讓夜王爺娶,難道母親,你想讓姐姐受盡京城人取笑?”

慕瀟瀟啼笑皆非的將手抽出來。

南宮柔面上的笑意僵了僵,仍是強顏歡笑:“你姐姐回去後,就一直向我說,說是對不起瀟兒。她本不想和你搶夜王爺的,就連皇上下旨,也並非是她願意的。”

“你姐姐打小就善良,哪有姐姐搶妹妹的東西的,本打算讓你姐姐一同進宮來和你說的,可她身上還有傷,又不方便見你,怕你嫌棄。”

“就託母親進宮來和你說,日後和王爺成了親,她絕不對和夜王爺同房的,等王爺哪日大局在握,她就把王妃的位子讓出來,到時候….”

“母親太嚴重了,不過是一個位子罷了,我不稀罕。”

南宮柔瞥了眼身旁站着的紫袍男人,嚥下到了嘴邊的話。

依舊是一臉慈愛的笑:“瀟兒乖,千萬不要說氣話。”

“你和夜王爺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怎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個世上,沒有誰比你更合適,做夜王妃的位子了!”

“可惜了,我現在心儀的男人,並非是夜王爺。”

說到這裏的時候,慕瀟瀟視線有意無意的瞥向她身旁站着的紫袍男人,準確的捕捉到他俊雅的臉上,閃現而過的森寒。

她扯脣一笑,不待說話,他已上前一步,一手攥住她的手腕,:“你心儀何人?”

“夜王爺,這裏是合歡殿,是皇上與公主的寢宮,你放尊重些!”

魅淺看他不知尊重,一張小臉冰冷的攔在他的前面。

想到這裏是合歡殿,夜冰微只得無奈的鬆開她。

他那張冰冷的臉遲不見好,審視的碎毒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不曾移開。

慕瀟瀟揉着被他捏疼的地方,不說話。

“瀟兒,你忘了你當初是怎麼喜歡王爺的嗎?你——”

“你不是說你非他不嫁嗎?這才過去多久,你就不喜歡夜王爺了?乖,不要說氣話,娘知道,你心裏有多在乎夜王爺。你是不是在生氣,夜王爺和你姐姐的事?”

信不信今晚上我能怒碼三萬字!!打個賭,我如果完不成,我今天就給你們加更二十章!!推我父皇的書:傾世魔女:上神,有貓病作者:小寶氣簡介:魔族巨頭姬雲舒在神魔大戰中英勇犧牲,卻重生成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上神。適逢天界封印着的另一個魔族巨頭被某雷鋒牌小仙女放了出來,姬雲舒發現那丫是她的小竹馬,於是下凡打算找小竹馬談談人生……哦不,是談談聯手幹翻天界的可能性。然而當她找到小竹馬的時候,對方正在拜!仙!門!大魔頭去修仙?EXM?! 傅景遇摟住她,遷就道:“好,不生。不要女兒!”

傅景遇是很想要女兒,但也知道,葉繁星不會願意生。

可他還是喜歡一次一次拿這件事情來誆她。

有一種在這裏找存在感的感覺。

葉繁星望着眼前的傅景遇,他是答應了不生女兒沒錯,但……這樣突然把她壓在身下,是什麼情況?



第二天是週六,每次到了週末,傅景遇總是會比平時更興奮一些。

早上五點多,葉繁星躺在牀上,渴得不行,很想喝水,又困得要命。

好不容易等到了週末,以爲可以好好休息,卻感覺自己身體裏的力氣和水分都被傅景遇榨乾了似的。

睡夢中,身上的男人喂了口水給她,葉繁星喝過,舒暢了很多,聽到他溫柔的聲音,“好點沒有?”

“嗯。”

傅景遇道:“還要嗎?”

“嗯。”


他又喂了一口。

葉繁星終於感覺沒那麼渴了,可以安心睡覺。

婚有盡,愛深留 凌晨五點多的天色帶着微微的亮,傅景遇望着懷裏的葉繁星,汗水溼了她的發,她靠着枕頭,如花瓣一般精緻的脣輕輕地閉着。

她的睡姿是極度沒有安全感的那種,喜歡蜷着,躬着身子,看起來可愛極了。

他盯着她看了一會兒,又摟住她,睡了下來。

葉繁星這一覺睡醒的時候已經快十點了,傅景遇還在,她枕着他的胳膊,被他摟在懷裏。

平時這時候他早起牀了,他習慣每天早上起牀去跑會兒步,鍛鍊鍛鍊身體。

葉繁星擡起頭,望着睡着的他,問道:“你今天沒去跑步?”

“嗯。”他已經醒了,應了一聲。

葉繁星道:“爲什麼?”

“陪你。”他睜開好看深遂的眼,望着他的小可愛,“是不是覺得醒來之後,看到我特別開心?”

最近總在忙,有時候葉繁星起牀的時候,他都已經出門了。

傅景遇不喜歡這樣跟葉繁星越來越生疏的感覺。

想讓她比以前更加依賴,更加愛自己。

葉繁星笑了笑,“渴。”

他微微擡頭,看了一眼之前放在那裏的水,倒在杯子裏,給她端了過來。

他只用一隻手就做好了這一切,葉繁星坐了起來,接過杯子,望着上身全裸的傅景遇,想起昨晚……臉頰不自覺地紅了。

她喝了水,對傅景遇說:“昨晚渴死我了。”

“下次渴了就叫我。”傅景遇放杯子放了回去,葉繁星現在有什麼事,都不喜歡叫他,他昨晚還是看她太累了,給她補了點水。

葉繁星說:“我想到你要睡覺,不好意思打擾你。”

自己又太困,太懶了,所以乾脆忍了。

傅景遇圈着她,重新躺回牀上,“我沒事。什麼時候你想喝水了,跟我說一聲就行。跟自己老公還這麼見外?”

“哦。”葉繁星看着他,傻傻地應了一聲。

傅景遇望着她傻乎乎的眼神,在她臉上吻了一下。

葉繁星咳了一聲,“我想去上個廁所。”

“自己去?還是我抱着你?”他一本正經地發問。

葉繁星恨不得給他幾個白眼! “娘向你保證,這種事以後一定不會再發生了,要不然,娘就——”

“母親多慮了,這事怎麼能和姐姐有關係?畢竟姐姐這麼善良的一個人。”

慕瀟瀟越過他們,走向美人榻,懶懶的往上面一躺。

雙手擡起,遮住自己的眼睛。

“就像當初我喜歡夜王爺一樣。”

聽到她說喜歡,夜冰微心底油然生出一股喜悅,漸冷的臉色,總算恢復了些平靜。

然而隨着她後面的那句話。

“喜歡一個人不需要理由,不喜歡一個人,也不需要理由。總之我就是不喜歡夜王爺了,什麼也不喜歡。”

“他和姐姐的那些事,我一點感覺也沒有。若真論起感覺,那就是祝福夜王爺和姐姐能夠白頭偕老….”

“慕瀟瀟!你在玩什麼把戲?”

“你這話的意思,是想徹底的脫離慕容府,不想再和慕容府扯上聯繫了?!”

慕容池往前走了一步,憤怒的瞪着她。

慕瀟瀟擡起頭,不鹹不淡的看他一眼:“大哥怎麼能這麼說,我們一父同胞,爹的死,可是一直是我的心病,我怎麼能脫離慕容府?慕容府偌大的產業,怎麼說也得是我的。”

“你——”

“池兒!這就是你和公主說話的態度?!忘了來之前,我怎麼和你說的?!”

訓斥過後慕容池,南宮柔又轉向慕瀟瀟,笑的和藹:“瀟兒說的都是實話,這慕容府偌大的產業,不用瀟兒說,也都是瀟兒的。你們誰都沒有那個資格搶。”

“瀟兒,你這話是想要慕容府的產業了?是現在要還是等日後…只要你開口說,不管什麼時候,這慕容府的產業都是瀟兒的。”

“母親可真是疼我。”

“那是,瀟兒可是母親放在心尖上疼的閨女,不疼你疼誰。你大哥和姐姐都有了好歸宿,我一個老太婆子,要這麼多產業也沒用。況且這本來就是你的,還是你爹給你留下的。”

“我想和母親單獨的說幾句話。大哥和夜王爺能先退出去嗎?”

“有什麼話不能明說,非要我們退出去,到底是什麼見不得人的…”“池兒!!”

“母親!!”

“既然瀟兒讓你退出去,那就說明她有話和我這個做娘的說,你們在這待着,怕是不妥。”

慕容池還想在說什麼,收到夜冰微的警醒,只能狠狠的瞪了眼慕瀟瀟,退了出去。

南宮柔慈愛的坐到她對面的茶几上:“瀟兒,你有什麼事和母親說?”

慕瀟瀟笑了笑,不急着回答,而是伸手拉過茶几上的茶壺,準備給她倒一杯水喝。

卻發現裏面空空的,早沒了什麼茶水。

她蹙了蹙眉,站了起來:“母親先稍等片刻,我去裏殿拿壺水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