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力降十會!

就算人魔聖主並非以『力』而擅長,但面對著林風他的星源力卻是足夠碾壓。

很明智,很聰明的做法。



「哈,竟以幻術對人魔聖主?」

「被直接破解,這小傢伙太小看聖王級彆強者了吧?」

「陣法已經開始變暗,等到陣法被破之時,就是他敗北之日,實力差距太大。」

……

眾人雖『看』不見陣中局勢,然這並不妨礙他們感應。

幻術的對決,林風的氣息,人魔聖主的氣息如今都是綻放,自是能清楚感應。炎王,鉅王等人面色沉然,眉頭緊緊皺起,雖說林風的強有點出乎意料,但人魔聖主更是深不見底。

眼下局勢,看起來林風佔優,實則不然。

林風,僅僅只是依靠陣法『短暫』佔據局面,實則卻將星源力白白消耗,劇烈的消耗。

一旦陣法被破,林風將再無退路。

「應該…不止是這些吧?」場中,恐怕對林風唯一仍有信心的,非舜莫屬。

明亮的雙眸緊望局勢,雖對林風的實力並不甚理解,但舜卻對天機聖主堅信無比。連天機聖主都力撐林風,譽其為『未來人皇』,那便決不會有假!

「如果你真是『未來人皇』。」

「那麼,贏下這場戰鬥告訴所有人吧。」

「林風!」

舜背負雙手,昂然而立。



(前面犯錯誤了,把舜帝寫成堯帝了,話說,真的堯帝此刻還被困巫族境內……還好細心的書友提醒,小小感謝萬分!~還有兩章,0點前連更~) 「五十秒。」

「不,如果分身攻擊的話,時間更少。」

「要贏,必須一鼓作氣!」

林風眼眸炯亮。

第一次『試探』xing的攻擊被完全無損的破解,對於人魔聖主的實力,自己已是有大概了解。烏鴉星座武神,實力在人類聖王中階中恐怕屬於比較強的,能活這麼久更是一隻老狐狸。

要殺他,並不容易!

本體一邊遊盪在陣中輔佐攻擊,一邊迅速思考著方法。



盲目的攻擊,沒有用。

「機會並不多。」

「我最大的優勢,並非陣法,也非分身和本體的雙重實力,而應該是——」

「他對我實力的未知。」

林風徐徐點頭。

眼下,受益於分身和陣法,自己還能勉強佔據優勢,一旦陣法被破自己前方再無壁壘,到時恐怕將會陷入苦戰。不一定會敗,但勝率決不會超出五成,就算贏也必然是慘勝。

非自己所願。

「五十秒,乃至更短。」

「論持久戰我並不如他,唯有以爆發力勝之。」

「就在這陣法中,全力一搏!不成功,則成仁,陣法破碎之時,我若仍無法擊敗他……」

「到時,便認輸。」

林風心中很快有了決定。

進可攻,退可守,這對眼下的自己來說,是最好的辦法。

將機會和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伽羅真身!」

「百連烽火彈!」

林風本體移動自如,依賴陣型不斷sao擾。

這是火靈師最擅長的攻擊方式,游戰,普通的游戰威力並不大,但結合陣型的發揮卻有著相當奇妙威力。各個角落,各個方向,林風本體不需要刻意移動,七絕天星陣本身便會帶動本體。

只要,保持一個穩定的節奏便可。

面對蠻力破陣的人魔聖主。好似瓮中捉鱉般不停攻擊。

轟!轟!轟!~火光粼粼,與周圍火龍相接觸,不止沒有半點相撞,反是相融而攻,絲毫沒有相斥感覺。很奇特,但卻很正常,彷彿這本身便是這樣。

「釁火技,在這裡也用得到。」林風微喜。

雖說只是很普通的利用,甚至乎自己未融合火龍力量,但如此威力增強。也算是意外收穫。以吞噬之火攻擊。四面八方而來。讓的人魔聖主奮力抵擋,面se極為難看。

或許,他擋的很輕鬆,但任誰被這麼壓著打都高興不起來。

「有種滾出來!」人魔聖主一邊揮爪。一邊咆哮,「躲躲藏藏像什麼男人!」

「瑪的,出來和老兒我正面決戰!」

……

人魔聖主怒喝連連,連外邊眾聖者都聽的清清楚楚。

想笑又不能笑,卻完全感覺得到人魔聖主此刻的狼狽,剛才還在嘲諷林風的眾人一個個撇嘴,臉上帶著不屑之se。在他們看來,林風『炫耀』不了多久,很快便會陣破人亡。

卻是嫉妒心太重。見不得人好,又怎考慮人魔聖主若贏,對他們有什麼好處?



三次攻擊!

五次攻擊!

十次攻擊!

林風,不斷攻擊著。

哪怕沒傷到人魔聖主一分一毫,但卻漸漸摧毀著他的耐心。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陣法越來越是黯淡,分身星源力消耗巨大。七絕天星珠的施展,需要星源力驅使,『七絕天星陣』更要有星源力作為陣之力才能發揮力量。

「還有十五秒。」林風眼眸亮起。

「如果扣除這一擊的話,那就是還剩最後不到五秒。」

「就是現在了。」

……


嘩!~林風眼眸瞬時亮起。

手中火焰呼嘯,四面八方的吞噬之火併沒有任何改變,卻是刻意『誤導』著人魔聖主判斷。在這陣中除了火焰還是火焰,除了星源力外,再無其它任何因素。

但,火焰與火焰的相加,並非一加一等於二。

「起!」林風雙手迅速變化,身形停頓在剎那,手中重生之火瞬息出現,耀眼的綻放光芒,卻並非作為主攻,而是迅猛彙集,宛如一隻驕傲的鳳凰昂起頭顱,火光璨亮。

「去。」林風疾速揮出。

說時慢,那時快,重生之火的進入,霎時匯聚吞噬之火。

兩者相交間,林風猛一咬牙,火焰威力綻放,彷如火苗猛的上竄,並非釁火技,而是最單純最直接的『輔助』融合。以吞噬之火為主,以重生之火為副,將吞噬之火力量再一次升華。

而此時——

「朱雀襲,5%!」林風雙眸炯亮。

腦海中魂力傾瀉而出,霎時匯聚,如一道火紅雀鳥飛出。如幻如影,這般純粹的魂之力量直she人魔聖主,后發而先至,比增強的吞噬之火更先一步到達!



「什麼!」人魔聖主第一次se變。

若說他最煩最怕的,無疑是天魂師,事實上每一個武者都煩天魂師。

攻擊,直落魂之深處,哪怕再弱的天魂師都像吸血蟲般麻煩。要將天魂師擊斃自己必然也會受傷,而且受傷的非身體,而是最脆弱的靈魂深處,癒合極不容易。

「這小子!」人魔聖主咬了咬牙,感到分難纏。

此刻他已是有些後悔,早知道該聽徒弟的話,將這可惡的人類殺之而後快。

這才短短不過幾個月時間,這小傢伙的實力竟提升如此之大,著實出乎他意料之外。

「天機那老傢伙,眼光還真毒。」人魔聖主面se微是猙獰,雙爪中的黑霧越來越是濃郁,此時此刻心中殺意止不住宣洩。他,對林風已然起了必殺之心。

此子,決不可留!

「魂之攻擊?」

「來!」人魔聖主狂吼。

睜大眼睛,魂之守護牢牢施展,面對那朱雀般的火焰疾she,綻放出恐怖力量!

他,可是聖王級別的存在!

論魂之攻擊,天武者不及天神者;但論魂之防禦。人魂主守,絕非命魂所能比擬!魂器守護著人魂,散發出ru白se光芒,身為聖王級別的強者,身為遠古時代的『魔鬼』,人魔聖主有著無數底牌!

「蓬!」劇烈震鳴,魂器綻亮,將朱雀的攻擊減弱許多。

儘管如此,人魔聖主依然額頭青筋暴露,狂然嘶吼不已。這對他來說有著相當大痛楚。

「可惡的狗雜種!」

「我要將你碎屍萬段!!!」

咆哮的聲音。如惡鬼凄鳴。讓的周圍聖者心中膽寒。

只感魂之觸碰的驚悚,卻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唯有實力強至舜、炎王、魯王等人才感覺得到,一個個目瞪口呆。難以想像林風的實力,竟是到達這等恐怖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