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安悅從旅館走出來,居然撞見了他們這對姦夫**,自是有苦說不出,只有朝他們傻笑了兩下。

葉梅仰頭看了一下旅館的名字——情侶歸宿,然後就開始用曖昧的眼神在顧安悅的身上打轉,看得顧安悅心裏直發毛。


顧安悅訕訕地笑了笑,朝葉梅問道:“你們昨晚去開房了?”

葉梅和孫強也算是老夫老妻了,聽到顧安悅這麼問,直言不諱地點頭道:“嗯!我和猴子昨晚去吃了燒烤,由於時間比較晚了,擔心學校關門,所以就在外面睡了。悅悅,你也是在外面睡的?”

顧安悅被葉梅逮了一個正着,此時就是想否認也說不出口了,只有笑着點頭道:“我昨晚去酒吧喝了點酒,回來的時候,校門已經關了,我就只好在旅館住了一晚。”

葉梅知道顧安悅有偶爾去酒吧喝酒的習慣,所以聽到對方的解釋,也沒有懷疑,笑着說道:“原來是這個樣子,我還以爲你和那位帥哥開房去了呢。”

“瞎說什麼,我可不是那麼隨便的人。”葉梅歪打誤撞之下居然說中了,顧安悅忍不住臉紅了起來,急忙朝葉梅啐道,“對了,你們沒吃早飯?我知道一家店的營養早餐不錯,我帶你們去吧!”

現在,顧安悅只想快點把葉梅和孫強從旅館門口支走。如果讓他們看到溫旭,那自己就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哦,好吧!”面對顧安悅的盛情好意,葉梅倒是沒有拒絕,拉着顧安悅的手就準備跟着她去吃早飯。不過,就在這個當口,溫旭卻從樓上走了下來,剛好撞見了還未來得及離開的三人。

“你們……”孫強和葉梅饒是想象力很好,也沒有料到會出現這個狀況,兩個人的眼睛不禁睜得跟牛鈴鐺似的,來回地在溫旭和顧安悅身上打量,眼裏的曖昧和驚訝,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得出來。

顧安悅現在想死的心都有了,真不得立馬去跳護城河。當然!在跳之前,顧安悅一定會把溫旭這個討厭的傢伙扔下去墊背。

“梅梅,你聽我解釋,我和溫旭其實……不是住的一間房。剛纔就是怕你們誤會,所以纔沒和你們說。”顧安悅趕緊對葉梅說道,同時還向溫旭使眼色,讓溫旭也跟着解釋。

溫旭只好跟着解釋道:“顧安悅說得是事實,我住她對面的房間,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

“真的?”經過了剛纔的事情,葉梅顯然不怎麼相信顧安悅的話了。

顧安悅立馬點頭表示道:“當然是真的了,我怎麼可能跟男生住一個房間呢?”

有句話說,人黴了,喝口涼水都塞牙。溫旭和顧安悅就是這個情形,兩人剛編了一個好的解釋,正要見成效的時候,旅館的老闆卻走了過來。

“恭喜你們,你們是我們這兒這個月第88個入住的情侶!爲了表示對你們的感謝,我們準備給你們一份紀念品作爲獎勵。”老闆說着,將手裏一對親嘴的木偶娃娃交到顧安悅的手裏,本以爲他們會高興,沒想到他們的表情卻比哭還要難看,不禁問道,“你們怎麼了,是不是我們什麼服務不周到?”

溫旭朝老闆苦笑道:“你們的服務就是太周到了,我們纔會這個樣子。”

老闆不解地看着溫旭和顧安悅,剛準備要問怎麼回事,那邊葉梅卻趁機問道:“他們不是分兩個房間住的嗎,怎麼成了情侶了?”

“什麼分開住的啊?昨天晚上,這位美女好像喝醉了,是這位帥哥把她抱進房間的,他們進去之後就沒有出來過,怎麼可能是分開住的。”老闆向葉梅解釋道。

“哦!”葉梅和孫強都不是傻子,聽到老闆的話,頓時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悅悅,溫旭,真有你們的,居然連起手來罵我們兩個,真當我們是傻子了。猴子,我們走!”葉梅似乎真的生氣了,拉起孫強就往前走去。

“喂,梅梅,你聽我解釋。我和溫旭不是故意要騙你們的。”顧安悅狠狠地瞪了溫旭一眼,急忙朝着葉梅的方向追了過去。

溫旭雖然知道孫強不會像葉梅那樣小氣,但這件事畢竟跟自己有關,稍微一猶豫,還是跟了上去。

只聽到老闆一個人在後面喊道:“喂!你們的禮物還沒有拿啊!”

……

“梅梅,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騙你,只是害怕你們兩個誤會我和溫旭的關係。昨晚,我真的是去酒吧喝酒了,結果被許強氣得多喝了幾杯就醉了,然後就被溫旭帶進了旅館。我們倆真的沒有什麼。”顧安悅費盡口舌地在那兒解釋,葉梅卻頭也不擡地吃着自己的炒飯,彷彿沒有聽到一樣。

見葉梅不聽自己的解釋,顧安悅朝溫旭使眼色,意思是讓他來解釋。

你的姐妹都不聽你的解釋,會聽我的解釋嗎?溫旭在心裏發出一陣苦笑,硬着頭皮對葉梅說道:“葉梅,顧安悅這次說的都是真話,我可以保證。”

葉梅還是裝作沒有聽到,笑眯眯地對孫強說道:“親愛的,這裏的炒飯還真是不錯,我下次還要來。”

顧安悅見葉梅還是不聽,頓時急了,連忙對溫旭說道:“溫旭,你再給梅梅解釋一下,我真的不是有意要騙她。”

溫旭聳了聳肩,無奈地說道:“需要解釋的地方,你剛纔都解釋過了,我還有什麼需要解釋。”

顧安悅現在正在氣頭上,溫旭這句話無疑是火星子掉在了乾草堆裏,頓時把顧安悅心裏的火勾了起來,只聽顧安悅大聲吼道:“解釋什麼,當然是解釋你爲什麼把我帶進旅館了。如果不是你的自作主張,現在會是這種情況嗎?”

“嘿!到頭來,我還做錯了啊!”饒是溫旭脾氣再好,此時也不禁怒了,朝着顧安悅冷笑道,“好啊,都是我的錯!以後就算我看到你睡大街,我都不會管你了。”說完,溫旭直接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大步朝外面走了出去。

由於顧安悅和溫旭剛纔的聲音很大,頓時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大家紛紛朝這邊看了過來。

顧安悅此時也是萬分委屈,面對衆人的目光,再也忍不住了,趴在桌上,嘩的一聲哭了起來。 第二百四十章 葉梅的主意

葉梅剛纔只是氣顧安悅一而再再而三地串通溫旭來欺騙自己,心裏還真沒有怨恨她。此時,見好友哭了起來,急忙出口安慰道:“悅悅,悅悅,我不生氣了,你別哭了。很多人都在看我們,我們有什麼話回去說好不好。”

聽葉梅這麼一說,顧安悅就像找到了依靠一樣,一下子撲進了她的懷裏哭得更兇了,眼淚就像決堤的洪水,怎麼都止不住。

葉梅一邊輕輕地拍着顧安悅的背安慰着,一邊朝孫強使了使眼色,讓他出去看看溫旭怎麼樣了。別這裏洪水氾濫,那裏又鬧出什麼幺蛾子來了。

話說溫旭鬱悶不已地從飯店衝了出來,沒有看路,直接撞到了一個人的身上。

溫旭倒是沒事,卻把對方撞在地上坐着,嘴裏痛哼道:“哎喲!”

“對不起,我剛纔沒看路……”溫旭擡頭看去,這倒是奇了,被他撞到地上的人居然是夏雨薇,“怎麼是你啊!”

夏雨薇痛得皺了皺眉,沒好氣地朝溫旭嗔道:“看什麼看,還不把我拉起來!”

“哦!”溫旭立即朝夏雨薇伸出手,夏雨薇拉着溫旭的手,從地上爬了起來,一邊拍着身上的塵土,一邊朝溫旭抱怨道:“都怪了,我剛換的褲子又髒了。”

面對夏雨薇的指責,溫旭還真是無話可說,沒有任何理由可以辯解。畢竟,剛纔確實是因爲自己沒有看路,才把夏雨薇撞在地上去了。


溫旭訕訕地笑了笑,聰明地把話題岔開道:“你這是要去哪兒,我看你這麼匆忙。”

“別扯開話題啊!你剛纔把我撞了一下,說說怎麼賠償我吧!”夏雨薇柳眉一緊,杏眼一瞪,便識破了溫旭的小算盤,兇巴巴地對溫旭說道。

雖然夏雨薇神態做得很兇,但在溫旭的眼裏,卻別有一種風味,比起剛纔來講,覺得還要更美。

溫旭搓了搓鼻子,朝夏雨薇苦笑道:“那你說我怎麼賠償你?要不,我請你吃飯吧,你應該沒吃早飯。”

“一頓早飯就想打發我啊!”夏雨薇瞪着眼睛朝溫旭說道。

“那你想怎樣?”溫旭看着夏雨薇生氣的美麗樣兒,剛纔的鬱悶頓時一掃而空,如沐春風一般。

夏雨薇轉着眼珠子想了半天,開口向溫旭問道:“你今天有沒有課?”

“沒有!”話一出口,溫旭就後悔了,想要改口,儼然已經來不及了。

“那就好辦,你今天就是我的了。”夏雨薇拍拍手得意地笑道,卻差點沒把溫旭嚇得坐到地上。

“我是你的?”溫旭目瞪口呆地朝夏雨薇問道。


夏雨薇也覺得自己剛纔的話說得有些歧義,紅着臉又補充道:“我的意思是你今天一切聽我安排,我讓你幹什麼就幹什麼。”

“你要讓吃……”溫旭本想說你讓我吃屎,我就吃屎啊,但想了想,覺得不好聽,連忙改口道:“如果你讓我跟你去領證,我也跟你去,那我不是虧大了。”

“切!”夏雨薇鄙視道,“你想得倒美!就算你願意,本姑娘的眼光還沒這麼差呢!”

話說溫旭和夏雨薇一路拌着嘴去吃早飯,孫強從飯店追出來卻沒有看到溫旭的身影,只好跑回去向葉梅報告。


“你沒看到他的人,不會跟他打電話啊?”葉梅看着孫強呆頭呆腦的樣子,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

孫強無辜地說道:“誰說我沒打,我已經打了,只是他的手機沒人接。”

“暈!溫旭不會這麼小氣,把手機也關了吧?”葉梅鬱悶地說道。

孫強爲溫旭辯解道:“老溫不是那麼小氣的人,說不定是手機沒電了,我再給他打一個電話。”

聽到孫強和葉梅的對話,顧安悅忽然想了起來,自己昨晚好像把他手機扇了出去,不會是自己把他的手機弄壞了吧?

想到這種可能,顧安悅朝孫強問道:“他的電話是打通了沒人接還是提示手機處於關機中?”

“提示關機中。”孫強對顧安悅說道。

“那就對了!”顧安悅摸着下巴點了點頭,自言自語地說道。

“什麼對了?悅悅,你倒是把話說清楚啊!”葉梅聽到顧安悅只說半句的話,忍不住朝她追問道。

顧安悅看了葉梅一眼,不好意思地說道:“昨天晚上,我好像記得是我把他的手機扔出去,摔壞了。”

“啊!”葉梅和孫強頓時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顧安悅問道,“那你爲什麼要這麼做啊,你們也吵架了?”

“沒有,沒有!”顧安悅立刻否認道,“昨晚是我喝醉了,不小心把他的手機扇了出去,我不是故意這麼做的。”

“哦!剛纔真是嚇了我們一跳。”葉梅白了顧安悅一眼,接着又說道,“悅悅,我現在終於知道溫旭剛纔爲什麼那麼生氣了。你想啊,人家昨晚好心好意把喝醉了的你從大街上背到旅館,你不感謝就算了,還把他的手機打碎了,然後剛纔又說了那麼話。就算溫旭的脾氣再好,是廟裏的泥菩薩,他也發火了。”

“如果剛纔換成是我朝猴子這麼一吼,他不僅要衝走,恐怕臨走的時候還要扇我兩巴掌。是吧,猴子?”葉梅眼光一斜,咬着牙朝孫強質問道。

★тTk an ★¢ ○

“當然不是了。就算我再生氣,也不敢打你啊!”孫強連忙否認道,剛纔在說老溫,怎麼就說到自己的頭上了呢。

葉梅卻不依不饒地質問道:“是不敢還是不會?”

“既不敢也不會。”孫強苦笑道。

“哼!算你會說話。”葉梅給了孫強一個威脅的眼神,這才作罷。


“我說你們兩口子能不能不要再打情罵俏了?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你們快幫我想想辦法,怎麼給溫旭解釋吧。”顧安悅想到剛纔對溫旭說的話,心裏就後悔得要死,不禁在心裏自己自責道,剛纔怎麼就那麼糊塗呢?

葉梅看了顧安悅一眼,拉起對方的手說道:“溫旭現在肯定還在氣頭上,你現在就算低三下四地去求他,恐怕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那我該怎麼辦啊?”顧安悅急忙向葉梅追問道,自己這個好姐妹一向足智多謀,是寢室裏的女諸葛。

葉梅還是第一次看見自己這個好姐妹這麼焦急,不禁在心裏嘆道:“哎,又是淪陷在愛情泥潭裏的女人,真不知道溫旭那個傢伙有什麼好的。”

說着,葉梅轉頭看了一眼孫強,不禁又在心裏笑道:“猴子這個傢伙不是也沒有什麼優點,自己不也這樣嗎?”

或許正如一首歌裏面唱得那樣:只是女人,容易一往情深,總是爲情所困,終於越陷越深。可是女人,愛是她的靈魂,她可以奉獻一生,爲她所愛的人。

顧安悅看着葉梅時而感嘆,時而發笑的樣子,不禁疑惑地問道:“梅梅,你怎麼了?”

“沒什麼,只是第一次看的你對一個男生這麼在意,有點吃驚罷了。”葉梅搖頭笑道。

顧安悅俏臉一紅,連忙辯解道:“誰在意他了,只是自己剛纔錯罵了他,心裏有些過意過去罷了。”雖然顧安悅在說話,聲音卻越來越小,到最後小得恐怕她自己都聽不見了。

葉梅也不去陶侃顧安悅了,拉着她的手小聲地說道:“悅悅,溫旭總的說來還不錯,比那個許強強。你若是下定決心,我支持你主動去爭取自己的幸福。”

顧安悅還要辯解,只聽葉梅又說道:“其實,這件事很簡單,你在哪裏跌倒,就在哪裏爬起來。”

“哪裏跌倒就在哪裏爬起來?”顧安悅疑惑地望着葉梅,沒有聽懂她的意思。

葉梅耐心地向顧安悅解釋道:“悅悅,你昨晚不是把他的手機弄壞了嗎?那你就再買一個新手機給他。”

顧安悅的家庭條件不錯,一個手機的錢當然不會在乎,何況還是買給溫旭,只是她有些擔心溫旭會不會收她的手機。

“老溫那個人的自尊心還是挺強的,我也擔心他不會收你的手機。”孫強聽到顧安悅的顧慮,不禁插了一句,卻被葉梅狠狠地瞪了一眼,只好又恢復到了沉默的狀態。

葉梅繼續開導顧安悅說道:“你這樣直接送他,他當然不會收了。你必須找一個藉口,不能說賠他的手機,要這麼說。”

葉梅學着顧安悅的聲音對孫強說道:“溫旭,昨天都是我不好,我不該對你發大小姐的脾氣。如果你肯原諒我,那就收下我的禮物。”

“如果他不原諒我呢?”顧安悅接着又問道。

陷入戀愛中的女人,智商果然要下降啊,葉梅朝顧安悅翻了翻白眼,沒好氣地說道:“不管怎麼說,溫旭都是男生,氣度總是有的。相信我,到時候,你把樣子裝得可憐一些,他不會不原諒你的。”

“可是……”顧安悅還要說話,只見葉梅朝她比了一個斯托普的手勢,然後對孫強說道,“猴子,如果溫旭那樣還不肯原諒悅悅,你就和他絕交,聽到沒有?”

WWW¸тт kan¸C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