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貨給人當狗腿子當的智商出問題了。”

隋景山撇了撇嘴,他擡起一腳將他踢飛了出去,這位神子侍從重重的撞在船舷上,直接暈了過去。

“媽蛋!”

突然間,隋景山怒罵起來:“他是諸葛簫的狗腿子!老子在這裏可是給人家當狗腿子的!”

“諸葛簫那貨,還收了一頭神級妖獸!”

“老子才收了十三頭普通海獸罷了!”

不平衡!

諸葛簫?廢物一個,連給他大地神王之子**趾的資格都沒有,憑什麼混得比自己好?

不行,一定要把諸葛簫抓來給主子當狗腿子,還是鎖心丹管飽的那種狗腿子!

然後,隋景山一伸手,真氣凝結成一隻大手,將預定狗腿子的狗腿子抓在手裏,又咣咣咣的抽了他幾個耳光,將他打醒。

“說,諸葛簫那個混蛋在哪裏!”

狗腿子的狗腿子腫着一張臉,他擡頭看去,就見到蛟趴在海王大艦的上面,用力的撕咬着那層薄薄的光幕。

但是牙齒都崩飛了好幾個,這層看似一捅就破的光幕,依舊不動如山。

有資格給神二代當狗腿子的,都是心思通透之輩,他立刻就意識到……這次撞到鐵板上了。

本以爲降服了這頭東海之上的王者神獸,便可以縱橫無敵,想幹嘛就幹嘛……結果今天剛剛出門就翻車了。

“在,在麒麟世家!”

這少年人立刻就棄暗投明,把諸葛簫賣了。

“讓那頭蛟退回海里。”

神二代吩咐道。

那少年人從手裏多出了一個神二代同款的閱海鈴,輕輕的晃動了幾下,那頭蛟就乖乖的爬了下去,鑽進海里了。

“又是閱海鈴……這東西在神州很常見嗎?”

隋景山又有些不平衡了。

自己是給人家當了狗腿子纔得到這寶貝,結果那諸葛簫竟然送給狗腿子一個!

憑什麼!

鎖心丹管飽!我說的!他爹煥峯神王來了也不好使!

…… 220

嘭!

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光球從船艙裏砸出來,直接砸在船伕的腦袋上。

船伕捂着自己的腦袋,撿起那個光球,然後他的身軀一震。

“謝公子!”

船伕大喜過望。

接過這個光球,他便不是船伕,而是船長了。

先前霍天擘也只能開船,而現在他得到的這個拳頭大的光球,正是海王大艦的控制中樞,可以開啓海王大艦的所有權限。

現在江沉正忙着,沒空管這裏的事情,所以他便將這海王大艦交給了霍天擘。

江沉手底下的這些狗腿子們,唯一對江沉有那麼一丁點忠心的,就是霍天擘了。

除此之外,霍北樓還好一些,因爲輸給江沉,心甘情願成爲他的護衛。

至於其他幾個人,都恨不得弄死江沉。

所以江沉就重用霍天擘,用霍天擘來壓着這些個狗腿子……畢竟霍北樓還是霍天擘的兒子。


當然,那三個車伕不算,他們都是吃了鎖心丹,基本上沒有什麼未來了。

“全力進發,去麒麟世家!”

霍天擘也是人精,他立刻就領悟江沉的意思,當即操控海王大艦,全力進發。

那頭蛟,已經被收回閱海鈴中,而那個閱海鈴也落到神二代手裏。


神二代很生氣,後果很嚴重。

……

江沉軟趴趴的躺在牀上,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上滲出,順着臉頰流到潔白的牀單上。

霸道的真氣在他的體內橫衝直撞,江沉的經脈幾乎爆開。

“怎麼會這樣?”

慕傾雪也慌了神,她一隻手扶住江沉的脈門,精神涌入江沉的身體之中,全力疏導着那幾乎暴走的真氣。

“應該是我修煉了《鎮世冥神典》的緣故。”

江沉苦笑不已。

《造化·逆神篇》沒有讓他凝結氣海,所以他就修煉了《鎮世冥神典》。

結果,兩股真氣突然間在他的體內爆發,差點把江沉撐爆。方纔江沉匆匆跑回船艙,可不是爲了和慕傾雪白日宣淫。

再晚一瞬間,江沉就爆體而亡了。

“不是《鎮世冥神典》的原因,而是丹田!”

慕傾雪仔細探查,發現江沉真氣暴走的根源,在丹田。

丹田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要破封而出。

“丹田裏有東西要鑽出來了……”

慕傾雪的眉頭緊鎖,她猛的撐開自己的神國,瞬間抓出一大把天材地寶,塞進江沉的嘴裏。

那些足以撐爆界王藥力,瞬間化作一道洪流,源源不斷的涌入江沉的丹田。

再然後,江沉的丹田慢慢的安靜下來。

那暴走的真氣,緩緩的平復,江沉這才鬆了一口氣。

“到底怎麼回事?”

江沉坐起身來,心有餘悸道。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慕傾雪憂心忡忡的說道:“你的丹田裏住着一個東西……太長時間沒有餵養,所以……”

“什麼東西?”

江沉眨巴了一下眼睛,便宜師父看了一眼自己的丹田,神色似乎也有些不自然。

“我們一直以爲,那東西已經煙消雲散了,卻沒想到……竟然鑽進了沉哥哥的丹田裏。”

慕傾雪的語氣中滿是無奈。

“什麼東西?”

江沉訥訥的問道。

“這諸天萬界的第一至寶。”

慕傾雪苦笑一聲:“因爲得到了它,我們才能回來……本來,我們都已經它已經毀掉,隨着時空長河的倒流而毀滅,卻不想……”

“我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明月姐姐也不知道。”

慕傾雪晃了晃自己的頭,語氣中滿是無奈:“關於它的那一部分記憶,甚至我們如何得到它的記憶,都消失了。”

江沉呆呆的看着慕傾雪,不知道該說什麼。

能說什麼?


他就是一個小紈絝,如果現在的江沉是未來那位神界第一神帝銘帝的話,他一定能會想方設法解決這個問題的。

但是現在,第六感爸爸都慫了。

江沉則是一臉懵逼,能讓時空長河倒流的大佬……不對,是祖宗,竟然跑到自己的丹田裏了?

“難怪丹田吃了好幾件帝級神器……”

恍惚間,江沉想通了,“太久沒吃帝級神器了,所以它餓了?”

慕傾雪苦笑着點頭。

“這東西還挑食,王級神器它還不吃。”

江沉有些憤憤不平道。

莽荒的時候, 早安,天價小逃妻

拉風大砍刀……不說拉風大砍刀了,丹田祖宗放過了拉風大砍刀,結果便宜傘大爺了。

江沉覺得自己不是大戶,可偏偏身上住着好幾位專吃大戶的祖宗。

“現在有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慕傾雪看着江沉,嚴肅的說道:“得給它吃帝級神器……或者相當於帝級神器神力的東西!”

方纔慕傾雪往江沉嘴裏塞的那些東西,其中孕育的神力與神級法則,已經與一件帝級神器不相上下了。

這些東西,慕傾雪還能湊到一些……但就算是把慕傾雪的神國拆了,也堵不上丹田裏的那個無敵的窟窿。

“明月姐姐那裏還有幾件帝級神器……但是這也無法徹底解決問題!”

慕傾雪的臉色有些難看。

連司空明月都沒有看出江沉丹田裏的端倪,這一次若非是那東西餓極了自己跳出來,慕傾雪根本就不可能發現它的存在。

雖然這個時候,江沉體內的真氣已經平復下來,但是慕傾雪的心頭卻蒙上一層陰影。

“沒事。”

江沉摸了摸慕傾雪的小腦袋,他稍稍的吐了一口氣,笑道:“記下今天的日子,到它下一次暴動的時候,看看得需要多久。”

“今天是神州歷兩千零二十年四月三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