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鬱悶了,弄了半天,自己要為一整套臨時裝備費盡周折!可沒有還不行,只得認命了。

新的裝備已經到手,陳青還試驗了下用魂力使用,效果還不錯,魂力的發揮和威力多出了數倍。不過心中清楚,這是因為自己的魂力屬性與冰晶不相符,如果是修鍊冰雪或者水系功法的人,威力就會大大的增加,這套裝備早晚還是要送人的。

冰人們早就來到地面發泄被困在地下不知道多少年的鬱悶,就像是一群被關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囚犯好不容易獲得了自由,陳青也看到了不會飛的他們是如何從光滑的通道爬出來。只要一接觸冰面,冰人的四肢就會緊緊黏上去,使得可以不用擔心滑落,很快就能爬到地面上。 原本天寒城主還想帶著一支部隊跟著陳青出發,可陳青嫌速度太慢,直接讓雪殺雕變大,兩人騎著雪殺雕就向著雪厭的領地飛去。

雪厭的領地如今也是各種植物鑽出積雪,高空望去就是片晶體植物的森林,不少矮小的生物在林間嬉笑打鬧,一看就是縮小版的雪厭。

「那些就是雪厭,它們可以組合到一起變成強大的怪物,原本是雪女一族的守護獸,現在卻被污染,變得極其兇惡殘忍。那個隱居的雪女就是在想辦法將它恢復正常。」

天寒城主在雪殺雕背上解釋出聲,聽得陳青眉頭直皺,總感覺在這個世界的一切都是一環套這一環。現在擺平了冰人,接下來就要面對雪女,不會是又會有新的任務,還要幫著雪女將這雪厭恢復正常,才能帶著自己前往雪女城吧!

想到這裡,陳青趕緊向著天寒城主詢問,「你總說被污染,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個誰也不清楚,只知道突然有一天冰凌城塌陷了一個大洞,從裡面冒出來一股邪惡的寒氣,沒多久冰凌城生活的人就大面積被邪惡的寒氣污染,變得窮凶極惡起來。我們想盡了方法也挽救不了他們,還搭進去了更多的人,只好關閉了通道,將冰凌城徹底隔絕。這雪厭就是追著撤退的冰人趕來,我派了一些冰人斷後,最終才將它留在了這裡。」

陳青一直默默的聽著,越聽越感覺自己貌似有辦法解救被污染的冰凌城,因為天寒城主說的可是邪惡寒氣,而自己卻是一切邪惡氣息的剋星。讓他有些沒把握的是,自己現在沒有攜帶八字銘文和鎖神鏈,也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吸收邪氣。

「樂鬼,抓一隻小雪厭上來。」

隨著他一聲令下,雪殺雕立刻就開始了向下俯衝,措不及防的天寒城主差一點掉下去,卻被陳青一拉胳膊懸浮在半空,看著雪殺雕從天而降,將一個小雪厭抓起后又飛了起來。

突然遭到襲擊,一群小雪厭立刻炸了窩,它們快速的融合到一起形成巨大化的雪厭,沖著雪殺雕大聲咆哮抗議,可卻對天上的雪殺雕無可奈何。扔了一些拔起來的植物和冰塊,見雪殺雕飛出攻擊範圍,只能是對著周邊的花花草草大肆破壞進行發泄。

將天寒城主放回雪殺雕背上,陳青飛到雪殺雕的下方,看著它爪子里抓著的小雪厭。這小雪厭一臉的猙獰,不斷咆哮著掙扎,表情跟可愛的身形一點都不搭調。陳青伸手摸向了它攻擊不到的腿部。

一摸到小雪厭短小的腿,陳青立刻感覺到一股邪惡冰冷的氣息一直往自己的體內鑽,似乎也想把自己傳染了,可他卻笑了,立刻將那股邪惡冰冷的氣息全都吸收進體內。

更讓他欣喜的事情發生了,似乎是起了連鎖反應,一塊指甲大小的黑色薄碎片開始環繞著身軀轉動,陳青立刻知道,這是八字銘文的碎片,只要邪惡氣息足夠,就能將八字銘文和鎖神鏈帶到這個世界之內。

發現了這一秘密,陳青心中大喜,看著下方的巨型雪厭立刻兩眼發光,可卻對這個大傢伙無可奈何,靠近都做不到,如何吸收它體內邪氣!

「嗶咕……嗶咕……」

一聲脆耳的聲音響起,陳青扭頭望去,就發現是那小雪厭正用可愛的大眼睛看著自己,猙獰的樣子也消失不見,變得極其可愛。陳青伸手摸了摸它的頭,這小傢伙還舒服的眯上了眼睛,用頭蹭陳青的手掌,陳青趕忙讓樂鬼送開了它,將其抱在了懷裡。

「嗶咕……嗶咕……」

小雪厭再次叫出聲,短小的手臂還指向下面的大雪厭,接著抓住陳青的胳膊,眼中全是哀求。看到它的樣子,陳青吧唧了下嘴,如果現在有鎖神鏈,對付下邊的大傢伙還有些把握,現在是一點都沒。

「我先帶你去找雪女,有機會再救它好不好?」

小雪厭可憐兮兮的點點頭,陳青抱著它來到雪殺雕的背上坐好,剛剛鬆開手,這小雪厭就跳了下去,剛要縱身將其抱回來,天寒城主卻拉住了他的手臂。

「別去了,小雪厭離開主體是活不了多久的,以後再想辦法救整隻雪厭吧。」

既然是這樣,陳青也只好無奈放棄,眼睜睜的看著小雪厭跳回大雪厭身上融合到一起,大雪厭這才不在咆哮破壞,安靜的坐到了地上。

雪殺雕振翅而飛,很快來到了一個小冰屋的上方,降落到一定高度后,陳青和天寒城主一起跳了下去,雪殺雕再次變成了小鳥狀態飛落在陳青肩頭。

來到冰屋門前,陳青剛要伸手敲門,房門就主動打開了,一個極其美麗的女子站在了門裡,一身雪花製成的長裙也極其漂亮,不過膚色實在是太白了,白的在陳青眼中破壞了美感。

「你來幹嘛?」

雪女聲音悅耳的開了口,話語中卻帶著拒人千里之外的口吻,不過卻是在問天寒城主,對陳青看都不看一眼。

天寒城主也不在意,先是優雅的彎腰施禮,這才手指陳青開口。

「這位是天寒城的朋友,想要去雪女城獲得冰龍套裝的部件,還請……」


「啪……」

話都沒說完,房門就重重的關上了,雪女將不近人情表現的淋漓盡致,天寒城主無奈,只能繼續敲門。

「他能救雪厭,將其恢復正常,只要你帶他去雪女城就好。」

這話一出口,房門立刻就打開了,雪女仍是一臉冰冷的說道,「我不需要他救雪厭,只要能救出我在冰凌城的妹妹,我就帶他去雪女城。」

這話讓陳青愕然,貌似跟自己想的不一樣,去冰凌城肯定更加危險,真想將這雪女活捉,進行嚴刑拷打,直接問出雪女城的位置算了,估計很多闖關者也會這麼干。可他也就是想想,還是決定繼續按著正規套路走,萬一嚴刑拷問后正常套路改變,那自己哭都沒地方哭去。

「尊敬的女士,雖然我沒有太大把握,可我願意冒險一試。」

陳青的話語很誠懇,那雪女卻仍是面無表情的開了口,「這話說得不錯,不過讓雪厭恢復正常,把握會更大一些,你先讓雪厭恢復正常吧。」

「尼瑪!」

陳青立刻心裡罵了大街,這等於又加了一個條件,就算全都完成了,也只是帶個路而已。尤其是這雪女說話的口吻再加上表情,彷彿就是在說,你來打我啊,只要把我打爽了,不用任何條件,我就給你帶路。陳青是真想狠狠的揍她一頓,逼問出雪女城的地點,可他也知道讓大雪厭恢復正常,把握確實大些,而這時天寒城主也開了口。

「既然是去冰凌城救人,那就麻煩您讓雪殺雕送我回去趟,我帶著部隊一起去,這樣把我更大,我也好救出冰凌城裡面的冰人。」

天寒城主的眼睛里沖滿期待,陳青只好點頭答應,反正一個也是救,一群也是救,多些冰人助陣,把握也更大些,不過這些冰人的實力看起來實在不咋地,但願到時候別添亂!

天寒城主和雪殺雕都走了,順便也等於帶走了樂鬼,陳青看著雪女開了口。

「想要弄醒雪厭不難,難得是我怎麼靠近它,我可不想一下被打死,你有沒有什麼辦法?」

「辦法你自己想。」

雪女的冷言冷語讓陳青很是受不了,臉色也是一冷,「要知道是你在求我救雪厭和你妹妹,最好對我客氣點,我這人脾氣不好。」

這雪女卻一點都不吃他這套,同樣冷哼出口,「哼!你還求我帶你去雪女城呢,對我也要客氣點。」

高傲的女人陳青見多了,可就沒見過高傲加腦殘的,眼中立刻冒出來凶光。

「我去雪女城,可不一定非要找你帶路,就算周邊只有你一個雪女,我還可以到冰凌城去找,更何況從你嘴裡問出雪女城的位置也是一樣。」

這次陳青的話語中隱隱帶著威脅,雪女再傻也知道陳青想幹嘛了,;臉色一變就要關門,卻被陳青一把將門推住,地上的雪花開始飛舞,組成一把大劍向著陳青後背刺來,陳青另外一隻手向後一甩,絞殺風暴旋轉而出,立刻把那雪花大劍絞碎,這時他眼中的凶光更盛,卻沒在動手。

「我……我有辦法讓雪厭停住幾個呼吸,能不能靠近,就看你自己了。」

雪女有些膽怯了,語氣也不再那麼高傲冰冷,陳青這才不再抵住門,慢慢的後退了幾步。雪女也沒在關門,而是邁步走出,向著陳青點了下頭,接著如雪中精靈般快速的在雪面上開始前進。


陳青沒有跟著她,而是飛到空中慢慢觀察,雪女仰頭看了他一眼繼續前進。

兩人很快來到雪厭的活動範圍,也看到了它的存在,正分散成小雪厭又在玩耍,那個被吸收完邪惡寒氣的小雪厭再次被感染。見到雪女靠近,立刻又組合成大怪物向著雪女衝來,陳青趕忙下降高度,看雪女怎麼讓對方停止動作。

「只有幾個呼吸時間,你要抓緊時間。」

雪女仰天大叫一聲也沖了過去,陳青神情嚴肅的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只間雪女剛一靠近雪厭,連說話的機會都沒,就被雪厭一腳踩中,看得陳青直冒冷汗!

這就死了?

剛有點疑惑,雪厭腳下就出現個發光的法陣,雪厭的身體上立刻掛滿雪花變得一僵。陳青趕緊俯衝而下,直接落到它腦袋上,瘋狂的開始吸收雪厭體內邪氣。

也就是幾個呼吸之後,雪厭突然有了動靜,身上的雪花碎裂,手臂也要拍來,這時候陳青一邊吸收邪氣,又一邊將體內魂力瘋狂灌進雪厭的腦袋裡,好阻止它的動作。

雪厭身上的電光噼里啪啦亂響,兩隻魂力野狼也衝出來,狠狠咬著它的胳膊,當雪厭的眼睛開始恢復清明,卻突然崩塌了!

崩塌的雪厭變成了一堆小雪厭,這些小雪厭有的已經恢復清明,而有的還沒,恢復清明的小雪厭撒腿就跑,有的卻被沒恢復的同伴撲倒在地再次感染。

掉到地上的陳青雖然措不及防,可仍是四處亂撲的捕捉那些沒有回復清明的小雪厭,魂力野狼也來幫忙,可它們分不清哪個是清醒的,場面立刻亂了套。 場面雖然亂,小雪厭被就治好了卻又被同伴感染,可雪厭體內的邪惡寒氣並不是無窮無盡,需要時間積攢,慢慢的一些被治好的逃到了安全區域,還未恢復清明的越來越少。

陳青仍是累的個狗一樣四處亂追,那些清醒的小雪厭還挺聰明,看出邪惡寒氣的數量在減少,乾脆又組成大雪厭跑了回來。

看到大雪厭返回,陳青和那些未清醒的小雪厭全都沖了過去,陳青急速衝到近前就抱住了大雪厭的腿,等其他小雪厭開始跳上來融合,再次開始瘋狂吸收邪惡寒氣。

大雪厭一直保持著清醒,拚命壓制著體內邪惡寒氣,協助陳青吸收,當最後一個小雪厭跳上來,也就幾個呼吸間,邪惡寒氣徹底的沒了。

「嗶咕……嗶咕……」


大雪厭一臉欣喜,說著陳青聽不懂的話語,伸出大舌頭就要舔,卻被陳青躲過,他可不想被那黏糊糊的東西舔一下!

見陳青拒絕自己的親熱,大雪厭一臉的失望,似乎知道自己的大塊頭不討人喜歡,立刻崩塌分散成上百個小雪厭,圍著陳青「嗶咕……嗶咕……」的叫個不停。

陳青這次沒在拒絕一個小雪厭的好意,讓它輕輕的舔了下自己的臉,這一下算惹了禍,上百小雪厭全都撲了上來擠成一團,把陳青壓在了下邊,每個都舔了下這才放過他,弄得他一臉同樣是黏糊糊的,用雪擦了好久才能幹凈。

看著上百萌萌的小傢伙眨著大眼睛看著自己,陳青摸摸這個又摸摸那個,同樣開心不已,突然他想起來被大雪厭踩了一腳的雪女,趕緊跑了過去。

陳青感覺雪女絕對不會主動送死給自己製造機會,果然跟他想的一樣,雪女只要是有雪花的地方就很難死去,可現在的狀態極其的不好。

看到躺在大腳印里的雪女,陳青差點笑噴了,這女人確實沒死,就算是被踩成了片狀也是如此,不過卻在地上一直抽筋,頭髮也冒了煙。

原來雪女被踩之後就釋放了自身的法陣,結果陳青一用魂力,魂力中蘊含的電力通過雪厭的身體就竄進了她的體內,還好雪厭消耗了絕大部分電力,若不然她絕對會被陳青電死,那樣陳青可就笑不出來了。

見到雪女的樣子,那些小雪厭立刻行動起來,把積雪推到了她的身上,很快一個雪花墳包就形成了,陳青猜出這可能是在療傷,蹲在一邊逗弄著小雪厭慢慢等待。

一天後雪女突破墳包安然無恙的站起身,見到小雪厭們之後露出個開心的笑容,立刻抱起來一個。可當看到陳青,她的臉一沉,不過卻帶著一些畏懼,被電的滋味可是讓她刻骨銘心,不由得對陳青有些懼怕。

「謝謝……」

小聲的話語從雪女嘴裡發出,接著又是一臉笑容的去逗弄小雪厭,陳青把手放在耳朵邊黨沒聽清楚。

「你剛才說什麼?」

雪女一轉過臉,立刻又滿臉寒霜,再次吐出那兩個字,「謝謝……」

「我還是沒聽清。」

陳青有點耍無賴,雪女的臉色更沉了,「我最後說一次,謝謝你救了雪厭。你在聽不清楚,我就讓雪厭打你。」

「切……真沒勁,看你這臉色就知道嫁不出去,憋得吧?」

陳青不屑的說完,就向著小雪厭們一招手,身上立刻掛滿了這些頑皮可愛的小東西,它們對救命恩人可喜歡的很,接著向雪女做出個挑釁的眼神。

看到小雪厭們如此喜歡陳青,雪女就像是個被搶走玩具的小姑娘,臉色更加的不好,轉身就向著冰屋走去。

回到冰屋前,小雪厭們也累了,一個個鑽進了積雪中去休息,雪女進屋后就要關門,卻發現陳青也進來了,還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你怎麼能這樣?趕緊出去!」

雪女衝到床邊就要趕人,伸手一拉陳青,卻觸電的縮回了手,柔順的長發立刻跟雞窩一樣炸了起來。

「哈哈哈……」

耍壞成功的陳青抱著肚子大小不一,笑聲卻戛然而止,數把冰雪形成的利刃已經懸浮在周邊,弄得他臉色一僵很難看。

「噗嗤……」

看到陳青的臉色,這次輪到雪女忍不住笑了,意識到失態,立刻又是臉一沉。不在搭理陳青,乾脆冰屋也不進了,轉身走了出去,順手還關閉了房門。

方正雪女也不怕凍,陳青見她把冰屋讓給了自己,乾脆盤腿坐起開始修鍊,抓緊時間補充魂力,等天寒城主帶部隊趕來,還要去冰凌城,到了那裡還有場惡仗要打。

一天後控制著雪殺雕的樂鬼先行返回,見到雪厭已經回復清明,立刻又振翅而飛去通知冰人,又過了三天,冰人的軍隊浩浩蕩蕩的就趕來了。為了去救人,他們也算拼了,竟然出動了一半的人口,總數達到了五千多人,這五千多人有的只是沒有武器盔甲的普通冰人,一邊趕路一邊製造,看起來很是團結一心。

當冰人感到,陳青也走了出來,見到他后雪女立刻冷哼一聲,一揮手冰屋就塌了,將裡面的物品全都埋了起來,意思很明顯,被陳青碰過的東西她就不打算要了。

看到這一幕,陳青伸手摸摸鼻子,突然又伸手摸了下雪女冰冷的臉蛋,意思也很明顯,你不是有潔癖嗎,有本事把臉也毀了。

雪女的臉色大變,周邊的積雪飛起,形成一把把利刃就對向了陳青,陳青毫不畏懼,周身閃動著電光,一條電蛇還突然出現,圍繞著陳青的身體旋轉,氣的雪女臉色更差了。

「咳咳,正事要緊,正事要緊。還不知道這位朋友的姓名,這個圍著你轉的黑色小東西是什麼攻擊手段?」

見到兩人劍拔弩張,天寒城主趕忙打圓場轉移話題,雪女冷哼一聲,那些冰雪武器立刻散掉,變成雪花飄落地面。陳青毫不示弱的同樣冷哼出聲,把電光和電蛇收起,可那仍是指甲大,卻加厚成小石子的八字銘文碎片仍是圍繞著身體有軌跡的旋轉,並不能收起來。

見到周邊的人們就連小雪厭都好奇的看著自己,他只好說出名字,「我叫陳青。」

可這時雪女又伸手指向八字銘文碎片,陳青翻了個白眼仰頭看向天空,就當沒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