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華是華夏的首都,皇城根下。網絡上有一句話說的是,到了京華,別說你官大。


秦少傑打算通過李援朝來認識更多的權貴。有錢的,有權的,這都是他收徒的標準。當然,這些人裏未必有幾個適合修行的。甚至可以說找不出來一個適合的。但傳授他們一些練氣的法子還是可以的。就好像李援朝那樣。

結交權貴,纔是他的目的。

但不能說秦少傑市儈。

就算是武當,少林,現在不也算是旅遊景點嗎?上香的香客也好,信徒也好,不都是要捐些所謂的香火錢嗎?甚至有些有錢人,都要多捐些錢來換個某某貴客的名頭嗎。

就拿少林來說,去那旅遊的人要燒香,一炷高香要幾百甚至上千塊。你是燒還是不燒?這是普通的遊客。至於那些有錢人,都是定期會給捐出多少錢。這叫做香火錢。

說白了就是花錢,建立一種互惠互利的關係。

除了真正的修行人,現在的和尚都已經成了國家公務員。那少林寺方丈,算起來應該是省長級別的官員了。

你花錢賄賂省長可是不行,但要是捐點香火錢,間接賄賂下方丈,這卻是可以的。

也就是說,你花錢結識了一個省級的官員。

所以,秦少傑準備走的,這是這麼一個路子。現在這個社會,多結交權貴纔是正經事。這些有錢的人,有權的人,沒人比他們更怕死。要是你能給他們健康,能讓他們多活個幾十年,那他們見了你,絕對比見了親爹還要親。

這年頭,可以說是權利大於一切。你就算有一身功夫,也架不住人家有權的人。

以前是說,流氓會武術,誰也擋不住。

而現在是,會武術的流氓不可怕,能拼爹的少爺才最可怕。少爺會武術,纔是真正的擋不住。 無論秦少傑想做什麼,凌芳一直都是無條件支持的。

秦少傑又叫來秋若,把他的想法跟秋若說了一下。一開始秋若還有些猶豫,畢竟她現在雖然不是峨眉弟子了,但一身功夫都是出自峨眉。沒有師傅的允許,她也不敢擅自答應下來。秦少傑費了半天口舌,只要求她來教一些拳腳功夫,這才讓她答應了下來。但最終答應下來,還是因爲秦少傑那很不要臉的一句話。

“你還當我是你秦大哥嗎?”看看,秦少傑同學這話問的。你要還認我這個秦大哥。那就聽話。至於年齡的問題……年齡不是問題。現在談戀愛不都講究沒過國界之分,沒有年齡之分,再,甚至都沒有男女之分。

於是,當天下午,天門的這塊地,就讓秦少傑以五百萬的價格又賣了一次。

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秦少傑都是在蜀山上,見慣了哪些穿着道袍飛來飛去的人,這又回到俗世,反而一時間還有些不適應,看誰都好像下一刻就會突然飛起來似得。

秋若沒坐過飛機,她連身份證都沒有,更別說坐飛機了。不過秦少傑同學那腦子絕對不是吹。電線杆上的一個辦證電話,就讓他看到了希望。於是乎,他以二十塊錢的高價,爲秋若先辦了一張假身份證。等到回了京華再找李援朝幫忙辦真的。名字就叫秋若,年齡麼,秦少傑考慮了半天,很無恥的報了個十八。

沒辦法,既然叫咱一聲秦大哥,年齡自當比自己小纔是。

坐在飛機上的秋若,跟個好奇寶寶似得的看着飛機裏的一切。各色各樣的乘客,空姐,還有靠背上面的小電視。對她來說,這都是她從來沒見過的。

一身青色長裙的秋若,比那電影中的仙女還要漂亮上幾分,更多的是一種古典美。

早在候機大廳等候登機的時候,秋若就差點引起了圍觀,甚至還有幾個衣冠楚楚,相貌堂堂,介紹自己是某某公司的什麼CEO,UFO的男人過來搭訕。但最終的結果都是一樣的。我們的秋若小師妹,除了她那個比她要小N多歲的秦大哥外,誰也不會搭理。

秋若正在擺弄面前的那個小電視的時候。卻突然走過來一個男人。穿着一身秦少傑不認識的名牌西裝。(秦少傑這貨也沒見過啥名牌,唯一的明白就是他那件班尼路的外套)看着秋若,很紳士的一笑。露出八顆不是太整齊的大白牙。

“美麗的小姐你好,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江海,江是長江的江,海是大海的海。鄙人是京華長風集團的法律顧問,美麗的小姐,能否告訴我你的芳名。”江海很直接的問道。

長風集團,是京華一個算得上是中游的集團,主要是做房地產生意。而江海,就是長風集團的法律顧問。家裏在京華也算有些小名氣,他就是屬於那種三流少爺。國外讀完大學回來,他老爹給他安排進了長風集團,當了個法律顧問。


人是要分三六九等,而在京華,少爺也是分層次的。當然最低的算是KTV啊,娛樂城裏面的男服務員,他們被別人稱做‘少爺’。當然,江海這一類的人,不能跟服務員比。

最高的,要屬中央那些大佬,或者說是像李家王家這樣大家族的少爺。這些人被稱謂頂級大少。然後就是那些中游家族或者官稍微小一些家族的少爺,這類,就是所謂的二流大少。再往後,就是江海這一類的。父親是文化局局長。這樣也就是個三流大少的標準。

江海家庭環境不錯,又是在美國讀書。在美國那個性比較開放的國家,江海也由一個麪皮單薄的小男生,成長成了一個死不要臉的花花大少。

旭總你壞 小姐,你這樣可不是很禮貌。”江海見秋若不說話,甚至連看都不看他一樣。燦爛的笑容立刻有些僵硬。

“別騷擾她,該幹嗎就幹嗎去。”秦少傑說道。

“嗯?”江海剛纔只顧着看秋若了,根本沒注意秋若身邊的秦少傑,跟坐在最裏面凌芳。

秦少傑這一說話,不但沒能讓江海離開,反而讓他發現了裏面的凌芳。頓時驚爲天人。

如果比起來的話,凌芳跟秋若可以說不相上下。 仙尊爲夫,徒兒讓我咬一口 。這讓江海看呆了。

在國外,各式各樣的女人都見過,在國內也換過不少女朋友,但今天,他卻一次見到兩個美若天仙般的女人,一個清純美麗,一個成熟高貴。其實凌芳也要比秋若小很多,她的成熟高貴,只是在跟秦少傑有了關係後纔有的。以前,她也是走清純路線的。

秦少傑很不高興,自己竟然被忽略了。

“喂,說你呢,飛機要起飛了,還不回去坐好。”

“嗯?”江海正在腦子裏琢磨着,怎麼上去跟凌芳搭訕一番的時候,卻被秦少傑打斷。這才注意到,原來在兩個美女中間,還坐着一男人。

“我在跟兩位美麗的小姐說話,請你不要打攪我。”江海皺着眉頭說道。似乎對秦少傑坐在兩個美女中間很是不滿。

“你叫江海?”秦少傑問道。

“是,你有事?”江海不耐煩的說道。穿着一身地攤貨,你也好意思打擾我泡妞?

“你是腦子裏進江水了,還是進海水了?”秦少傑說道。

“看不到我大老婆跟小老婆都不理你?”

“什麼?這兩位美女是你老婆?”江海一愣。接着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秦少傑一番。不屑的說道。“穿成這樣,你騙誰呢。”

凌芳聽秦少傑說她跟秋若都是他老婆,只是微微一笑。而秋若,卻一臉天真和不明的看着秦少傑。老婆?是什麼意思啊?

“我又沒要你相信。如果你再騷擾她們,我就免費讓你體驗一下飛的感覺。”秦少傑淡淡的說道。

這時候,機艙廣播裏也傳出了空姐提醒乘客飛機要起飛的聲音。江海再次看了看凌芳跟秋若,還瞥了一眼秦少傑,只好走回自己的座位坐了下來。

寵婚密愛:總裁的珠光寶妻 ,下了飛機再收拾你。美女是我的。 “迦樓羅王,哼,讓你去奪那開天寶匣,是確實是奪回來了。但寶匣被關上了,有什麼用?”

魔道總壇內,一個穿着一身黑色道袍,臉上帶着一張金色面具的男人冷聲說道。這人,赫然就是現在統領魔道的神祕人。

“魔主息怒。”迦樓羅王顫聲說道。他雖然是散仙期的修爲,但這神祕人卻有着肉仙期的修爲。實力要遠高於他。魔主一發火,就算他是迦樓羅王,妖獸一族的統領,也會不自覺的發抖。

“只是那天丹傳人手中卻拿着魔神蚩尤的虎魄劍,屬下只知他是天丹傳人,卻不知他的虎魄劍從哪裏得來,不敢冒然動手。”迦樓羅王解釋道。

“不錯,那天丹傳人是有虎魄劍在手,本座也知道,他那御魔劍陣的威力。至於虎魄劍他是怎麼得來的,這我也不清楚了。”神祕人說道。

“這次就算了,既然開天寶匣現在在我們手中,那就行了。找個機會,你去把他抓來就好。下去吧。”

“是,屬下告退。”迦樓羅王說道,然後躬身退了出去。

“秦少傑,有意思,呵呵,看來我還是沒看透你。”神祕人自言自語的說道。

……

不到一個小時的行程,飛機便降落在京華國際機場。

一路上,秦少傑一直在給秋若講世俗界的一些事情,免得這個一百多年從來沒下過山的妹妹被這些在她眼中的新鮮事物給嚇到。

“兩位美女,我的車就在外面,用不用送你們一程。”剛走出機場,江海又不知道從什麼地方竄了出來,笑着對凌芳跟秋若說道。

而兩位美女的反映卻出奇的一致,全部當作沒聽到。直接從江海面前走了過去。就好像江海是個透明人一樣。

秦少傑笑了笑,也直接走了過去。

上飛機前,秦少傑已經給伊森打了電話,看到伊森站在不遠處,秦少傑便拉着兩個美女走了過去。

江海也跟在後面往停車場走,當看到兩個美女跟着秦少傑上了勞斯萊斯後,頓時愣在了原地。等他反映過來,勞斯萊斯只對他留下了一個很風騷的車屁股。

看着那四個八的車牌號,江海纔有些後悔。這傢伙,既然這麼有錢,裝什麼窮人啊,穿一身的地攤貨,結果開一輛勞斯萊斯,你這不是扮豬吃老虎麼。

不行,我得找人查查那車牌號,還好在飛機上說話沒有太過分。不然自己這條小船不知道要經歷多大的風浪呢。江海想着,便趕快上了自己的那輛奧迪。

秦少傑剛把手機開機,一陣鈴聲便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看了看,竟然是秦賀的電話。秦少傑真有心不想接,但無奈自己還吃着公家飯,只能心不甘情不願的接了起來。

“喂?秦少傑嗎?”電話那邊傳來秦賀的聲音。

“除非你不是給我打電話,不然就是在說廢話。”秦少傑說道。

“哎呀。你終於開機了。”秦賀也不在乎秦少傑的態度,飛快的說道。

“你這幾天是去哪了?找不到你的人不說,電話也打不通。查了半天,才知道你去四川,我可把四川大大小小的賓館全給查過了,都沒發現你登記。你跑哪去了?”

你當然找不到我了,你又不會飛,怎麼能上的了蜀山呢。秦少傑暗道。但這事可不能跟他說。

“沒事,去山裏露營去了。”秦少傑說道。“你找我幹嗎?”

“不是我找你,是孔局找你。”

“又有任務?”秦少傑疑惑的問道。

“答對了,但是也沒分加給你。”能聯繫上秦少傑,秦賀也就放鬆了下來,還跟秦少傑開了句玩笑。

“你現在在哪?”

“在京華,剛下飛機。”

“那好,你抓緊時間過來一趟。”秦賀說道。說完,不等秦少傑再說什麼,就直接掛了電話。

秦少傑對於秦賀這種掛他電話的行爲很不滿意。暗自決定見到他一定先踢他一腳後,才讓伊森把車停到了路邊。又跟凌芳交代了一番要照顧好秋若,才拉開車門下了車,又攔住一輛出租車,直奔特別行動處。

下車,進門,進電梯。一直到了孔銘的辦公室門口。秦少傑也沒看到秦賀,甚至還去了秦賀的辦公室,竟然也沒人。秦少傑懷疑,這貨是不是猜到自己會踹他,提前跑路了。

秦少傑敲了兩下門,直到孔銘喊了請進,才推門而入。

“小秦,你回來了?”孔銘見進來的是秦少傑,經驗的說道。“你這幾天跑哪去了?”

今天這些人都是怎麼了,怎麼總問這些傻了吧唧的問題。我不回來,難道站在你面前的是鬼?

又把跟秦賀的說辭對孔銘說了一遍,秦少傑這才問道。“孔局,又是什麼任務?”

孔銘也不廢話,直接說道。“知道最近RB在東海鬧的很兇吧?咱們華夏的一艘漁船,在東海海域被RB巡邏隊給扣押了。這幾天正在交涉。”

秦少傑一臉不解的問道。“既然在交涉了,找我幹嗎?”

“這我就不知道了,但你的任務是去RB,救出五名被扣押的華夏漁民。上面的意思是,要是製造一些小混亂。”孔銘看着秦少傑說道。

“而且,這是上面點名要你去執行的。”

“點名要我去?”秦少傑一愣。“上面怎麼會知道我的?”

“這我就不知道了。上面的命令就是這樣。”孔銘攤了攤雙手說道。“雖然已經在交涉,但是要你去救出這些漁民,這樣能就給RB造成一些壓力。”

既然是上面交代的任務,秦少傑也就沒說什麼。直接問道。“什麼時候出發,怎麼去?”

“時間很緊,你今晚就得動身。要過去的話當然不能光明正大的過去,下午會有人把你送去東海艦隊的基地,你從那裏走。”

“好吧。”秦少傑答應了下來,又掏出電話給凌芳打了電話,說了一下,要凌芳明天去學校繼續幫他請假,他還要出去幾天。

“這次任務如果能順利完成,上面可是會獎勵你的。”孔銘看着秦少傑笑着說道。

“獎勵?”一聽到獎勵,秦少傑的雙眼就睜得大大的。“給多少錢?”

“你這小子。”孔銘哭笑不得的看着秦少傑說道。“你眼裏就只有錢了嗎。”


“那倒也不是,嘿嘿,只不過,現在這社會,錢纔是最實際的東西嘛。”秦少傑嘿嘿笑道。“那,孔局,我先出去了。”

“去吧,下午你直接去京華軍區,那會有人送你過去。” 夜晚,一艘潛艇悄然的使出了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