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陽一臉不可思議,爲什麼這裏會出現修煉者!

… 這男子看到林陽的表情微微一笑,隨後將紙扇打開,上面還有幾個大字。

天雪家城不夜天!

“本來還想留着你,看看你能蹦噠到什麼時候,族裏可是有不少人都對你有點興趣呢,呵呵,僅憑一人之力,絆倒了在這裏十幾年根基的韓家,還將歐陽家哪個老頭子給送進監獄,確確實實令我們感到佩服,也有些害怕。”

男子說完呵呵笑着,手上突然凝聚出了一團氣體。

而林陽見狀皺着眉頭,這個人實力應該也是聚氣境巔峯。

沒想到他堂堂陽尊,今日居然被這樣一個鼠輩給威脅。

想到這裏林陽無奈的笑了笑,對面的男子見狀皺着眉頭。

“居然還能笑得出來,讓我看看你有什麼能耐,記住了,我叫唐宇寒!今日來就是取你性命的!”

說完這男子將紙扇摺疊了起來,林陽此時皺了皺眉,身後的手心也開始聚集了火焰。

這個男子應該不知道自己應該也是修煉者!

說不定可以打一手出其不意!

林陽這樣想着,微微一笑,那男子此時也有些火了,將雙手貼在了一起,隨後嘴裏不知道在念叨着什麼。

林陽見狀皺着眉頭,突然之間,天地大變,本來剛剛還萬里無雲的天地,此時突然打起了閃電,而男子冷笑了一聲,開口道。

“你能死在我的,雷擊決之下,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接着男子的整個人身上都纏繞起了電流,手上拿着一個閃電,朝着林陽扔了過來。

林陽一動也沒動,內心竊喜。

這閃電的威力,還不如那千年雷擊木的強。

啪!

一道閃電打在了林陽的身上,只見林陽身上突然佈滿了雷電的旋流,對面這男子見狀哈哈大笑。

“敢硬接我的閃電,真是不知死活?那你就去死吧!”

接着唐雨寒的身邊又涌現起了無數的閃電,而天空之中噼裏啪啦的,顯得很是恐怖。

啪啪啪啪!

又是好幾道閃電打在了林陽身上,林陽卻依舊一動也不動,唐雨寒笑得越來越開心了,將扇子打開煽動着。

“我還以爲是個多天才的人物呢,原來也不過爾爾!”

過了一會,等到那些閃電消散了之後,林陽依舊站在中央,只不過這個時候他閉着眼睛,手上也有着淡淡紫色氣流在流動。

他已經將男子的閃電全部吸收了!

不知不覺他感覺自己體內雷電之氣,又龐大了幾分。

對面的唐雨寒此時下巴都快驚的掉下來了,他也沒想到這樣林陽也沒死!

只不過他只是以爲林陽命大罷了!根本沒想到林陽也是個修煉之人,同時也是個聚氣境巔峯!

“沒想到你命夠大的!居然這樣都滅不掉你!那就讓你看看我的絕技!雷龍決!”

說完只見唐雨寒的眼睛變成了一片刺眼的彩色,整個人身上有着無數氣流閃動,接着只見他冷笑了一聲,伸出雙手對準了林陽。

噼裏啪啦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隨後突然從他的身後鑽出了一條雷龍一般,雖然很小但是也足夠令林陽震驚了!

“哈哈哈!死在我的雷龍之下,你也是不枉此生!”

林陽聽聞無奈的笑了笑。

這人是復讀機嗎?

下一秒唐雨寒大喝了一聲,身後的雷龍猛地鑽出來對準了林陽的身體,嗷的一下衝了過去。

而林陽滿臉興奮,一動也不動,因爲他彷彿看到了,一隻送經驗的雷龍朝着他走了過來。

緊跟着這雷龍就鑽進了林陽的身體裏,只見林陽的身體不經意一顫,隨後整個人居然都怔住不動了。

唐雨寒冷笑了一聲,揮了揮扇子,轉身就要離開。

“沒有別的了?搞得我好舒服啊。”

唐雨寒聽到這句話後一愣,隨後一臉不可思議得轉過頭,發現林陽此時恢復了正常,整個人穩如泰山的站着,依舊一動也不動!


“你他媽怎麼還沒死?你是個什麼東西?!”

唐雨寒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隨後也收起了扇子,依舊不信邪一般開始運用他那雷龍決。

就這樣反反覆覆了不知道多久,林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像一個漩渦一般,好像可以不斷吞噬唐雨寒的雷電之氣,漸漸得他感覺自己的雷電氣已經越來越強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唐雨寒呼哧呼哧喘着氣,整個人癱坐在了地上,指着林陽。

“你爲什麼不死!你爲什麼不死!你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林陽呵呵笑着,這時候唐雨寒就看到林陽的指尖之上突然涌出了一團火焰。

唐雨寒一臉不可思議,大聲道。

“你也是修煉者!”

林陽微微一笑,隨後整個人猶如鬼魅一般,瞬間就衝到了唐雨寒面前。

“你答對了,作爲獎勵,我可以留你一命。”

說完林陽手心處的火焰越來越旺盛,隨後對準了唐雨寒的周圍唰的一下,圍成了一道火牆。

“我草!聚氣境巔峯!乖乖!這誰跟我說這廝只是一個雜魚的!怎麼這麼牛逼!”

唐雨寒說着和他風度翩翩氣質異常不符合的話。

林陽聽聞一頭黑線。

自己怎麼就成了一條雜魚了?

“等等!那我的雷電之氣,你不會…。”

唐雨寒不可思議地看着林陽,周圍的火焰傳來的熱度,已經將他的身體全部打溼了。

林陽呵呵笑着,左手運用着火焰,右手出現了一團閃電。

“猜的不錯,謝謝你的雷龍,真是讓我實力大增啊!哈哈哈!”

唐雨寒一愣一愣得,呆呆坐在原地,漸漸的那團火焰已經開始慢慢縮小了。

燃燒到唐雨寒腳踝的時候他才猛地緩過神來,隨後突然拿出了一個玉佩,咬牙切齒得對着林陽開口道。

“你給我等着,老子這個仇記下了!”

還沒等林陽說完,唐雨寒就捏碎了玉佩,接着整個人就消失在了原地。

林陽眨着眼睛,也沒有過多的驚訝,他剛纔也不會殺了這人。

他只是想看看這羣人到底有着什麼底牌。

只不過令他沒想到的是。

這羣人的底牌,居然是逃跑。

林陽無奈的笑了笑,將地上的火牆撲滅,隨後看着自己手上的雷電之氣哈哈大笑。

比起之前簡直就是有過而不及!

隨後天空也變成了晴天,和剛剛那種人間煉獄,簡直就是兩種景象。

林陽也轉過身離開了這裏,他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其實林陽也不知道這個人是哪裏來的,也不知道爲什麼鎮海會出現這種人。

不過他可以確定。

絕不是偶然。

一定有人在背後操控着這一切,他也相信真相遲早會水落石出的!

林陽找到了秦宇楊,可是卻發現陳欣雨已經不見了。

“小雨跟着我會有危險,所以我讓她先躲起來了,等到時候這邊風平浪靜了,我再讓她回來。”

林陽聽聞點了點頭,這確實是最好的做法了。

“到時候我給你們舉辦一個轟轟烈烈的大婚禮,一定會讓你風風光光的。”

秦宇楊微微笑了笑,也沒有拒絕,兩人雖然看起來是上下級,但是卻也不像是上下級,若是硬要說的話。

朋友。

“說吧,讓我做什麼。”

秦宇楊把玩着手上的匕首,林陽見狀呵呵笑着,拿出了一張照片點了點上面的人。

秦宇楊看着這上面的人,眯着眼睛,隨後擡起頭和林陽對視。

兩個人相視一笑…。

盛世集團,歐陽俊叼着一顆煙,看着窗外人流人往的街道,腦海裏不知道在思索着什麼。

一旁的江逆年戴着一副眼睛,眼中時不時透漏着精光。

“少爺,我們在等什麼?”

歐陽俊聽聞轉過了頭,看着江逆年的眼神很是複雜。

“等下你就知道了。”

江逆年皺着眉頭,不知道歐陽俊是什麼意思,但是他也感覺到了一絲不妙。

“江叔,你跟了我也有幾個月了,雖然你是我的管家,助手,但是我很相信你,因爲你是我爸爸委託的人,我也真心把你當成了我的叔叔。”

江逆年此時終於感覺到了不對勁,皺緊了眉頭,這時候歐陽俊呵呵笑着,眼圈通紅。

“但是我從來沒都沒有想過,我最信任的叔叔,居然是一個商業間諜!”

這句話說完江逆年的臉色瞬間就變了,這時候屋外的大門打開了,一個人出現在了門口,江逆年猛地轉過了頭,看到這人後瞪大了眼睛…。

與此同時秦宇楊拿着匕首戴着鴨舌帽,看着面前的醫院呵呵笑着。

隨後他身手異常矯健的爬上了一個房檐,噔噔噔踩着磚瓦,抓住了醫院三樓的一個玻璃,隨後他輕輕將窗戶打開,摸了進去。


可是等到他進去的時候,裏面居然一個人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