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婉瑩妹妹你聽,我就說老公早就對你垂涎三尺了吧。老公,你別高興的太早了呀,老婆多了確實好,但是咱們現在那個宿舍住不下咱們四個呀,咱們是不是得買個房子了,今晚還能擠一擠,天天擠着也不好啊。”封思瑤作爲後宮之主,考慮問題就是全面,家裏有了新成員,青花大學提供的宿舍就那麼大,確實住不下了。

“老婆們,這就不用擔心了,我剛得了一個四合院,就在青花大學附近不遠,正好想着有時間咱們搬到四合院去住呢。現在正好,今晚咱們三個還是住學校宿舍,婉瑩去她的教室宿舍將就一晚上,然後明天早上婉瑩去把工作辭了,咱們一起就搬到四合院去住。”蘇陽很想嘗一嘗慕婉瑩的味道,但是他覺得還是要給慕婉瑩點時間去適應一下兩人現在的關係變化,畢竟是在崔迪和封思瑤的催化下確定的關係,如果直接就做一些愛做的事,那麼很可能不是那麼和諧。蘇陽不是個色急的人,剛何況除了慕婉瑩他還有兩位老婆可以滿足慾望呢。

楚風現在是坐立不安,人家一家四口在那裏相親相愛交流感情呢,他感覺自己很多餘,所以他說了一聲:“老大,我就不打擾你了,我先回家去了,回頭我在跟你聯繫。”說完之後他就逃也似的出了包廂找了個代駕回家去了。

在包廂裏又聊了會天,慕婉瑩終於不再害羞了,她能打大大方方的和崔迪封思瑤交流了。蘇陽看着相處融洽的三位老婆很開心,不由得一杯又一杯的酒喝了下去,終於他醉倒了。看到蘇陽醉倒了,三位女人也不再聊天了,她們三個連扶帶擡的把蘇陽放在了mini的後座上,然後封思瑤開着mini拉着蘇陽,崔迪開着法拉利812 GTS拉着慕婉瑩回到了學校。然後三人又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蘇陽搞到專屬宿舍的牀上。

第二天蘇陽醒來的時候已經是接近中午了,一睜眼他就看到三個靚麗的背影,正是他的三個老婆在陽臺上聊天呢,他假裝咳嗽兩聲吸引了三個老婆的注意。

“老公,你終於醒了,下次可千萬別喝那麼多酒了,你這都整整睡了12個小時了。我們早上起來幫婉瑩妹妹把工作辭了,又坐在這裏聊了好久天你才醒了。”封思瑤一邊說着話一邊端起杯子幫蘇陽倒了一杯水。


蘇陽摸着頭尬笑一下說道:“嘿嘿,夫人們,我這不是高興才喝多了嘛。那既然婉瑩工作的事情解決了,一會我起牀洗漱一下咱們就去那個四合院看看。”

半小時後,按照系統提供的地址,蘇陽四人分兩輛車到了一棟四合院門口,蘇陽率先走到門前推開院門走進去,發現院子裏放着一個保險櫃,保險櫃上有指紋鎖。

“宿主,這裏面是這套四合院的一切證件,你用自己的右手食指指紋就可以打開。”是神豪系統的聲音。

按照系統的提示,蘇陽把自己的右手食指放在了指紋鎖上,指紋鎖應聲而開,保險櫃門也輕輕打開,蘇陽拿出裏面的東西一看,是各種文件,上面都寫着蘇陽是這套四合院的主人。

“老婆們,快進來一起看看咱們這套宅子吧,這以後就是我蘇家的老宅了,你們三個分別就是我蘇老爺的大房,二房和三房,到時候生一堆孩子把這院子住滿。”

封思瑤和慕婉瑩聽到這話都是害羞的不行,唯獨崔迪興奮的喊道:“老爺,你得多多寵幸我們這些夫人們才行啊。那種地的都知道要有種子才能結出果實呢,什麼時候生孩子那是你說了算的。”

聽到這話的蘇陽差點一個踉蹌摔倒在地,這個二老婆崔迪真是個妖精啊,什麼羞人的話也敢說出口。不過蘇陽喜歡的就是她的這股子妖精勁兒,少女勾人,少婦勾魂,崔迪這個小妖精則是直接攝人心魂。

嬉嬉鬧鬧之間,四個人把整個四合院都參觀了個遍,這是三進的四合院,足足有四十多個房間,從外表來看保留了古色古香的味道,但是內裏已經進行了保護性的改造,改造成適宜現代人居住和生活的狀態。看着這麼大的院子,蘇陽忽然想把自己的親近的人都接來,包括自己的親人朋友,於是他拿出電話來先給老爹老媽打了過去。

“喂,臭小子你還知道給你老爹老媽打電話呢?在京都一切都好吧。”電話剛一接通就傳來蘇陽老媽王小云的質問,當然這都是愛的質問,她是想蘇陽了。

蘇陽聽着老媽的埋怨,心裏暖暖的,他恭恭敬敬的說道:“老媽,一切都好,我給您打電話是想問您一件事。我現在發展的挺好,在京都這邊買了個小院子,想讓你和我老爹都搬到京都來住,這邊我照顧起你們來也方便,而且醫療什麼的都很方便,您看怎麼樣啊?”

那邊接電話的人又換成了蘇陽的老爹蘇成:“兒子,我和你老媽在這集徐村過得挺好的,什麼時候你和思瑤生了孫子,我們再考慮過去和你們住在一起。哦,對了,咱們這邊這段時間正在開發呢,好像是個叫什麼首富集團的公司開發的。”

蘇陽沒有跟老爹老媽說過首富集團是自己的,所以蘇成並不知情,他現在還不打算告訴老爹老媽呢,告訴他們之後只能讓他們更擔心。既然老爹老媽不願意來,那就只好作罷,又聊了聊近況之後,老爹和老媽就掛斷了電話。

那就只能把自己的兄弟王凱叫來了,蘇陽給王凱打去了電話,把這事情一說王凱就表示非常願意,他自己一個人在家直播太無聊了。原來和蘇陽住在一起的時候下播了還能跟蘇陽吹吹牛,然後再一起出去擼個串什麼的。現在每天下播了就是自己玩,頂多能跟家裏做飯的王阿姨說兩句話,感覺都要無聊爆了,這時候蘇陽召喚他,他自然是立馬就要來。

聽說有自己的院子,王凱表示要把蘇陽的那臺蘭博基尼毒藥開着過來,這樣出去嗨的時候就能開。蘇陽沒有什麼意見,那車就算送給王凱他都一點不心疼,更不要說只是開開了。 接到蘇陽召喚後的王凱可以說是馬不停蹄的就從京都往魔都趕,所以在當天晚上八點的時候就到了京都,一看到蘇陽纔來京都一個禮拜就把慕婉瑩也搞到手了,大呼蘇陽是個禽獸。

見到了闊別已久的好兄弟,那自然要好好搓一頓大餐,順便再喝點。雖然封思瑤剛說了不讓蘇陽喝酒,但是跟王凱喝她肯定不會攔着。要說在場的這三個女人裏誰最瞭解蘇陽和王凱的友情,那非封思瑤莫屬了,蘇陽和王凱是真正的患難兄弟。

按照王凱的要求,一行五人來到了一家京都最有名的銅鍋涮羊肉店。路上的時候蘇陽把慕婉瑩和王凱互相介紹了一下。其實王凱早就知道慕婉瑩了,因爲當時蘇陽給慕婉瑩刷禮物的時候王凱就認識了這個嫂子,只不過當時不知道她的真名叫慕婉瑩而已。

“大嫂二嫂三嫂,我都認識了,老蘇這傢伙真是豔福不淺啊,能擁有你們三位嫂子。唉,真是可憐我這個單身狗啊,以後的日子肯定要狗糧吃到飽了。”王凱自來熟,很快就和這些嫂子們打成一片了。

封思瑤對王凱最熟悉,所以她最先跟王凱說話:“王凱,我早就說過介紹一些我的女性朋友們給你認識,是你自己不樂意的,活該你吃狗糧。來,現在我就餵你一口。”說完之後封思瑤就抱着蘇陽親了一口。


崔迪也見過王凱很多次了,再加上她性格潑辣,開起玩笑來也不逞多讓:“王凱,要不二嫂給你介紹幾個?你還記得當時你和蘇陽在魔都海鮮火鍋店時,跟我在一起的那兩個妹子嗎?一個叫麗娜,一個叫小茶,你看她們怎麼樣,家裏都有不少錢的哦。”

“不不不,二嫂,算了吧,醫生說我腸胃好,不能吃軟飯。”王凱對那倆勢利眼女孩印象頗深。

就這麼笑笑鬧鬧之間飯吃完了,蘇陽和王凱都喝了不少酒,一行五人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四合院裏。蘇陽他們住在了中間的主院裏,王凱則是住在了最後面的院子裏,回到家王凱並沒有直接回自己的房間,他和蘇陽好久不見了,想多和蘇陽待一會。

封思瑤貼心的爲兩個人準備了醒酒茶,蘇陽和王凱一邊喝茶一邊聊天。蘇陽這邊沒什麼好說的,他一切都順着神豪系統的要求朝着成爲世界首富的目標努力,主要是聊一聊王凱的近況。

自從蘇陽支持王凱成爲吃雞區一哥之後,王凱的直播事業蒸蒸日上,現在他儼然已經是鬥雞平臺的頭部主播之一了,有了自己穩定的粉絲羣體,不管他播什麼都有很多人看。

“老蘇,咱們這院子裏我看了一下還有一間電競房呢,裏面有五臺電腦,還都是最頂尖配置的電腦哎,有這麼好的硬件設置,我都手癢了。要不咱們搞一把?把嫂子們也叫着,一起玩一玩。”王凱來了之後在蘇陽的帶領下參觀了這個四合院,他看到有一間專門爲了玩遊戲準備的房間,這時想起來了,就說起了這個。

蘇陽一想反正也沒什麼事,而且自己也好久沒玩了,於是就答應了下來。當他去問幾位老婆誰會玩的時候,封思瑤表示自己不會玩,也確實,她從來沒有接觸過電子遊戲。崔迪是女孩子裏打遊戲的一把好手,一聽說要打遊戲就興沖沖的答應下來。而慕婉瑩之前直播的時候偶爾也會玩一下,所以她自己也可以玩。

正好,四個人組隊,封思瑤就在一邊看看,順便幫大家倒點水拿點零食什麼的。五人來到電競室之後,打開電腦坐了下來,電腦裏已經下載好了各種遊戲。蘇陽不得不佩服神豪系統的安排,這四合院裏凡是可能會用到的東西都安排的妥妥當當,本來蘇陽還以爲要添置一些日常用品呢,結果四處看了看什麼也不缺,系統不光是把這間房子的手續辦好了,還把一切需要的東西都安排好了。

“老蘇,我拉你們進隊,今天我就帶你們好好享受享受這個遊戲,讓你們看看什麼叫真正的吃雞王者。”王凱興奮極了,一是見到闊別已久的蘇陽,二是酒精的催動。

蘇陽哈哈大笑說道:“凱子,你可別把牛皮吹爆了啊。我是好久沒玩了,估計只有當年一半的實力了,你二嫂小迪別看她叫嚷的最歡,其實是個遊戲黑洞,至於你三嫂婉瑩那就更別說了,只是會玩而已。你要帶着我們三個吃雞可是不容易啊。”

王凱自信的笑着,雖然說蘇陽說的這些問題確實存在,但是正因爲這些問題,所以蘇陽,崔迪和慕婉瑩的號分數都不高,排到的人實力都不會太強,王凱完全可以在這種局呼風喚雨。

四人組隊之後,遊戲開始了,王凱這局選定的跳點是聖山,這裏由於地形高,距離地圖中心點遠,所以一般沒有什麼人跳這裏,果然當四人開傘之後發現這邊除了他們四個之外再沒有別人了。

王凱在地圖上標了點之後說道:“老蘇,兩位嫂子,待會咱們落地之後就各自搜索裝備,然後在毒圈快刷新的時候在這個點集合。剛纔開傘飄的時候我看到這個地方有一臺車,咱們直接開車就ok了。”

蘇陽三人表示明白,然後一人佔據了一片地方之後就開始搜索裝備。吃雞遊戲最重要的一環就是現在的搜索裝備環節,只有擁有了上好的裝備纔能有資格去和別人拼槍。蘇陽他們運氣不錯,很快就裝備齊了,然後坐上了車開始往圈內跑。

“老蘇,咱們這把吃雞的概率爲百分之九十九,剩下的那百分之一就是萬一碰到神仙掛壁那咱們就不是他的對手。”王凱一邊操作着遊戲裏的汽車,一邊和蘇陽開始了熟悉的吹逼環節。

蘇陽笑的很開心,崔迪和慕婉瑩安安靜靜的看着蘇陽和王凱的交流,對於兩個人的兄弟情有了更深刻的認識。蘇陽和王凱在一起的笑容是那種很天真的笑,有句話說男人至死都是少年,但是僅限於跟自己兄弟在一起的時候纔是這樣,跟女人在一起的時候就得承擔起家庭的責任,就不能做少年了。

突然,崔迪大叫了一聲,然後衆人看到電腦屏幕上顯示‘你的隊友didi被加q123456擊倒’,緊接着慕婉瑩和蘇陽都先後被擊倒了,只有開車的王凱沒事。

“這ID一看就是掛壁,老蘇,咱們碰到掛壁了,這把沒得玩了,我直接退了吧,咱們在開一把。”王凱作爲一個主播,自然知道遇到這種加q的基本上都是掛壁,就是爲了賣掛的。

幾人一邊繼續匹配一邊聊着剛纔的事。

崔迪懊惱的抱怨着,她是遊戲黑洞,但是不妨礙她愛玩遊戲,這種被掛壁打死實在是太影響遊戲體驗了,“王凱,你直播也會遇到這種掛壁嗎?都是怎麼處理的啊,好想制裁一下這些掛壁啊。”

“二嫂,我直播的時候偶爾也會遇到這種掛壁,一般不是那種暴力掛的話我都能和他們打一打,畢竟我是亞服第一的實力。至於那些職業職業選手更不要說了,他們的操作甚至比掛壁更可怕,不過在小弟面前也就一般般吧。”王凱這不是吹牛,他這樣的實力面對掛壁確實有一戰之力。

“好吧,要是能搞一隊職業選手天天帶着我虐菜就好了,我就能躺着玩了,還能圓一下我電競少女的夢。”崔迪隨口說着,她還想着做個電競少女呢。

這時已經匹配到了,這次王凱改變了策略,選擇了跳人多的G港。四人還在天上開傘飄着的時候,地上就傳來了槍聲,然後蘇陽王凱四人就直接在空中被擊殺了,擊殺他們的人ID是加q654321,這次他們連地上都沒落下去。

崔迪直接把鍵盤鼠標一扔,氣急敗壞的說道:“不玩了不玩了,這怎麼玩啊,連續兩把都遇到掛壁。”說完之後她就跑出房間了,真的太氣了,她要去欺負欺負那些玩偶發泄一下。封思瑤和慕婉瑩怕崔迪氣大傷身,所以跟着出去安慰崔迪了。

王凱尷尬的對蘇陽說道:“老蘇,我也沒想到會遇到掛壁,搞得二嫂生氣了,你看我要不要道個歉去。”

“沒事的,凱子,她不是生你的氣。正好咱不玩了,談一談你接下來的規劃唄,還繼續做直播嗎?直播作息不規律,對身體不好吧,我現在有錢,你先幹什麼我都可以投資你的,咱們兩兄弟你直說就行。”蘇陽怕王凱多想,趕緊轉移了話題。 蘇陽詢問王凱的意見,從他內心深處來講,他是不希望王凱一直做主播的,因爲一個主播他的作息是非常不規律的,長此以往的話,對未來的生活會造成嚴重的影響。蘇陽現在自己已經沒有任何的擔憂了,所以他想着能幫助這些朋友就儘量幫,何況王凱是自己的鐵血兄弟,在自己的兄弟身上花錢,那肯定是不計較得失的。想當初大學的時候,自己窮的像條狗一樣,還經常被人欺負,一直都是王凱在幫助自己,現在自己發達了,是是回報之前朋友幫助的時候啦。

“凱子,你到底是怎麼想的?現在既然我把你叫到京都來了,那我們兩兄弟在一起就得搞一些事情。”


王凱知道蘇陽是真心在爲自己着想,所以他一點也不含糊,想了一會說道:“老蘇,說實話啊,我大學時候也沒有好好學習,所以專業的知識我完全是一竅不通的,要說做專業相關的事我肯定是不行的,我現在最熟悉的東西就是吃雞這款遊戲了,你這一下子還真是把我問住了。”

耳邊聽着王凱的話,眼裏看着面前的電腦,蘇陽忽然想到了一個東西,他說道:“哎,凱子,說到這個吃雞我想起來了,大學的時候你就特別想成爲一個職業選手,可惜試了好幾家戰隊之後人家都嫌你年齡大,所以你迫不得已才做的主播。要不這樣,你大哥我出資圍繞你打造一個吃雞戰隊,怎麼樣?”

聽到蘇陽話王凱興奮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大聲的問道:“真的嗎?老蘇,我真的就是年齡大了點,我的實力可是頂尖的,那些職業選手的排名都沒我高呢。當初那些戰隊不要我就是嫌棄我年齡大,怕我打不了幾年就狀態下滑了,我要是能成爲職業選手,肯定要好好讓那些當初拒絕我的人看看我的實力。”

看着王凱興奮的狀態,蘇陽感覺這個提議肯定是沒有問題了,這不光是幫自己兄弟找到了更好的工作,而且還算是幫自己兄弟圓夢了。他直接掏出手機給王凱轉了一個億,“那就這麼定了,凱子,我給你轉了一些錢過去,算是給你的啓動資金,辦個戰隊需要幹什麼我也不太清楚,你就盡情的折騰去吧,錢不夠我再給你拿。”


王凱收到了錢到賬的消息,一看居然有一個億,他雙眼瞪得溜圓,“老蘇,這也太多了吧,一個億都夠把市面上最大牌的那些選手買過來了,我拿着這麼多錢都不知道怎麼花。”

“凱子,咱們兩兄弟不用那麼客氣,這樣吧,這部分錢算是我對戰隊的投資,以後咱們的戰隊我佔據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剩下的百分之五十股份是你的。換句話說就是我出錢你出人,咱們一起搞了這個戰隊,哦,對了,這個戰隊的名字我有個建議,就叫首富戰隊好了。”蘇陽知道自己直接拿一個億給王凱,那相當於施捨給王凱了,會影響兩人的兄弟情誼,所以蘇陽改口變成了他對王凱的投資,這樣一來就不會那麼難受了。

“老蘇,這不好吧,你出資就應該百分百控股,我做你的戰隊的隊員就行了。”王凱還是覺得不太好,他覺得自己太佔便宜了,相當於直接白嫖了一個億。

“凱子,你還拿我當兄弟的話就不要在拒絕我了。你不光是我戰隊的隊員,還得是戰隊的管理,戰隊的一切事務都是你管理,所以說你佔這百分之五十的股份是理所應當的。”蘇陽佯裝生氣,不過他說的確實也是實話,他現在就想花錢,根本不想被瑣事羈絆,只想享受神豪系統帶來的福利。要不是怕王凱的小心臟受不了,蘇陽甚至想直接甩個十億出去。這次神豪系統升級之後系統額度就變成一百個億了,照這花錢速度那得花到猴年馬月去啊。

見蘇陽都這麼說了,王凱知道自己再不同意的話蘇陽肯定就真的生氣了,所以他點了點頭說道:“老蘇,我接受還不行嘛。我知道你是在報答當初大學時候我對你的幫助,其實真的沒有必要的,我是把你當兄弟才幫助你的,而不是爲了想着你能回報我所以才幫助你的。”

“凱子,你丫的是不是傻了,怎麼會說這種話。我肯定不會認爲你是爲了將來我能報答你所以才幫我的,我也是把你當兄弟纔會出錢讓你去實現夢想的,說實話,我現在擁有的錢不管怎麼花都花不完。現在我關心的就是我的親朋好友們,我有能力了就要幫着他們,你明白嗎凱子?別忘了我是你爸爸。”蘇陽掏心掏肺的說着實話,除了妻子之外,王凱是他最親近的人。

這麼多年兄弟了,王凱自然能感覺到此時此刻蘇陽的真誠,他知道現在不是矯情的時候了,於是說道:“老蘇,既然你成大戶了,那哥們就不客氣了啊。不過你丫的到底繼承了多少遺產啊,隨隨便便就能這麼花錢,我家怎麼就沒有一個這麼豪的親戚呢。”王凱到現在還以爲蘇陽就是繼承了遺產呢,因爲當初蘇陽告訴王凱的時候就是用東虹市首富那個電影的例子說的。當然了,這個謊言蘇陽一輩子都不會揭穿的,因爲神豪系統的存在是絕密,除了他本人和他的女人們,誰都不能知道。

就這樣首富戰隊的事情就這麼定了下來,王凱暢想着自己挖幾個頂尖職業選手過來,直接組建一個最強的戰隊,他把自己的計劃跟蘇陽詳細的闡述了一下。

要組建戰隊的話那首先就需要一個場地,王凱計劃在蘇陽這棟四合院旁邊最近的樓盤買哥三室一廳的房子,作爲到時候選手們的訓練基地,在網上隨意看了下價格之後這個房間大概需要花費兩千萬。

有了訓練基地之後還要僱傭一些人,首先是做飯打掃房間的阿姨,其次就是戰隊所需要的領隊和經理,這方面不用擔心,王凱在吃雞圈子裏也算是個人物了,找個領隊和經理非常容易。花費在這些上面的資金預計在1000萬左右。

這些都配置齊了那就可以找選手了,現在王凱是一個,還需要三個隊友,直接買市面上最好的選手的話,每個選手的身價在五百萬到七百萬之間,那就是2000萬。

綜上所述這個戰隊前期辦起來就花費了五千萬,還剩下五千萬作爲日常運營的資金。這麼算下來蘇陽發現做戰隊也挺費錢的,怪不得這些電競戰隊的老闆都是國內知名富二代,能隨隨便便拿出半個億來做戰隊的人確實不多。

蘇陽和王凱討論完這些之後都半夜一點了,兩人喝了酒早都困得不行了,所以一討論完就馬上去睡覺了。說是討論,其實就是王凱一直在那裏說,蘇陽不停的點頭,蘇陽現在只想做個甩手掌櫃。再者說也完全沒必要聽,反正有錢,有錢就有無數次的試錯機會,這次不成功就下次再來,總會搞成的。

第二天一大早,蘇陽剛剛睡醒的時候,王凱就按照昨天討論好的方案去籌辦首富戰隊了。崔迪聽說昨晚她氣呼呼的走了之後兩人達成了組建戰隊的共識,她對首富戰隊有了興趣,表示要跟王凱一起去辦這些事。她給出的理由讓蘇陽沒有辦法拒絕,一是王凱就是個宅男,在買房找人這些事上就是個小白,二來她自從到了京都之後就無所事事,實在是太無聊了,都要憋瘋了。

考慮到蘇陽和封思瑤還要去青花大學上課,崔迪和王凱出發之前把慕婉瑩也帶走了,不然蘇陽和封思瑤一走就剩下她一個人守着這麼大的四合院,那實在是太慘了。

蘇陽的法拉利812 GTS在青花大學還是有很高的熱度,所以他們倆上學的時候就決定開着mini了,這種三四十萬的車在青花大學看起來就很不起眼了,所以在到了學校的時候基本沒人認出蘇陽就是之前那個轟動整個校內論壇的風雲人物。畢竟當時那照片都比較模糊,女生們主要是靠着那臺法拉利來確定蘇陽身份的。 大學時候蘇陽和封思瑤學的都不是經濟和管理,所以此時學起經濟和管理的知識非常費勁。封思瑤認認真真的聽着老師講課,手裏還做着筆記,她是個認真的女孩子,既然決定了要上研究生就一定要認認真真的上完這個研究生。而蘇陽則是完全聽不進去,關鍵是蘇陽就壓根不想聽,他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自己有錢而且不想管事,現在來學校就是爲了陪着封思瑤。

蘇陽覺得想做什麼直接花錢請人就好了,要是對請來的人實在不放心的話還有忠誠小藥丸呢。想到忠誠小藥丸蘇陽就想到了周雄,當時和系統兌換這個忠誠小藥丸就是爲了給周雄服用的,想到這裏他藉口上洗手間出了教室,然後給周雄撥打了電話讓周雄過來找自己。

接到蘇陽電話的周雄馬不停蹄就趕了過來,蘇陽現在可是他的財神爺,把蘇陽伺候好了就會有源源不斷的錢。

沒過幾分鐘蘇陽就看到周雄屁顛屁顛的跑過來了,而且是聲音比人先到的:“蘇少爺,我來了,還真是巧啊。我正要給您打電話的時候您的電話就來了,您不打電話叫我來,我也得給您打電話給您彙報一件事呢。”

蘇陽一直等到周雄跑到近前,才氣定神閒的問道:“哦,周主任你找我要說什麼事兒啊?”

“蘇少爺,你叫我老周就好了,總是叫主任主任的我不敢當啊。剛纔校長通知我說校董大會定在今天晚上八點了,地點就在咱們學校的宴會廳裏,到時候所有的校董都會出席,一起歡迎您加入校董會。您找我有什麼事呢?”周雄有些惶恐,之前蘇陽叫他周主任他還覺得沒什麼,到蘇陽直接捐出四個億的時候他對蘇陽的畏懼達到了頂峯,所以再聽蘇陽叫他周主任就感覺渾身彆扭。

“好,老周,那你轉告一下校長今晚的宴會我會準時參加的。我找你來是想問你一個問題。”蘇陽說前半句話時候還懶懶散散的倚在欄杆上,說到要問一個問題時卻一改懶散的樣子,目光如炬般緊緊的看着周雄。

周雄見蘇陽突然這麼認真,他心頭一緊,這位蘇少爺到底要問什麼問題,怎麼突然間這麼嚴肅,自己沒有做什麼對不起他的事情啊。他顫抖着開口問道:“蘇蘇,蘇少爺,您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就好了,我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老周,不要緊張。我就問你一句話,你想不想跟着我?”蘇陽看穿了周雄的緊張,他不由得有些好笑,想起了當初自己報到時那個趾高氣昂的周雄,再看看此時在自己面前顫顫巍巍的周雄,變化還真的是很大呢。

周雄不知道蘇陽爲什麼突然這麼問,難道現在自己不是在跟着他嗎?“蘇少爺,我當然想跟着您了,而且是一直老老實實的跟着您幹呢,您怎麼突然問這個呢?”

蘇陽聽到周雄的回答,從褲兜裏拿出了放着忠誠小藥丸的瓷瓶,倒了一顆出來說道:“老周,你說跟着我幹我相信,可是我並不能放心啊。你是我用錢砸出來的,你能這麼聽我的話也都是因爲我錢給的到位。那麼問題就來了,將來有人給你更多的錢讓你背叛我,對我不利的話你完全可能會被策反。我手裏這個小藥丸可以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吃了它之後你將會一輩子都忠誠於我。現在選擇權給你,吃下這個小藥丸你就徹底成爲我蘇陽的心腹,轉身離開就當咱們倆從沒見過,你看着辦吧。”

看着蘇陽手上的小藥丸,周雄陷入了沉思。他在權衡利弊,如果吃下這個小藥丸的話,那自己就會成爲蘇陽的心腹,錢自然不會少,而且蘇陽現在是青花大學的校董,那自己作爲他的心腹肯定還能在他的幫助下往上爬,弊端就是一輩子要服從蘇陽。這麼一比較他心裏馬上就有了答案,跟着蘇陽混肯定是吃香喝辣沒有任何問題的。想到這裏他直接從蘇陽手裏接過忠誠小藥丸,一口吞了下去。吞下後立馬出言表了一下忠心:“蘇少爺,以後我周雄就是您手下的一杆槍,您指哪裏我就打哪裏。”

“好,不錯,老周,你能做出這樣的選擇我很開心,你先好好在這學校裏幹着,多多的學習一些管理經驗,過段時間我會把你調配到需要你的地方去。哦,對了,你以後叫我老闆就行。好了,我還得回去上課,沒什麼事的話就這樣吧。”成功收下週雄作爲自己的手下,蘇陽還是挺開心的,隨着這錢越來越多,自己的攤子也越來越大,確實需要各方各面的人才。對於周雄的安排蘇陽已經想好了,將來集徐村那邊肯定要建立一些學校,需要一個有經驗的額管理者,周雄就是個不錯的人選。

“好的,老闆,我明白了。”周雄幹勁滿滿,他衝着蘇陽深深地鞠了個躬就離開了。

蘇陽返回教室坐到了封思瑤旁邊,上面老師還在唾沫橫飛的講着,下面的學生們都認真的聽着。蘇陽本來想欺負欺負封思瑤的,可是他手剛放到封思瑤的手上就被封思瑤甩開了,嘴裏還訓斥蘇陽‘好好聽課,別動手動腳的’,蘇陽只好老老實實的收回了自己的手。這課實在是太無聊啦,蘇陽選擇趴在桌子上睡一覺。

一上午的時間就這麼過去了,下課之後封思瑤叫醒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蘇陽,她倒是沒有埋怨蘇陽。兩人走出教室之後封思瑤給崔迪打了個電話,想約着一起吃個午飯,結果崔迪說她們那邊正在看房子呢,回不了家。

那就更好辦了,蘇陽和封思瑤直接到學校的食堂吃了一頓飯。青花大學不愧是全國最好的學校,食堂的飯不光有各種花樣,而且味道也是一絕,兩人吃飽之後回到四合院。封思瑤直接到書房繼續去研究今天老師講的知識了,蘇陽無所事事,只好打開手機看一看新聞什麼的。

到了下午四點多的時候,王凱,崔迪和慕婉瑩總算是回來了。回來之後第一時間就跟蘇陽彙報了他們的戰績,房子已經買好了。三個人累得夠嗆,喝了點水之後就都各自回房間睡了,封思瑤也看書看累了去和崔迪慕婉瑩睡覺了。

蘇陽一看三個老婆都在一起,他也藉着哄老婆們睡覺的藉口爬上了牀。這一睡就是四個小時,蘇陽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了,他想起來今晚在青花大學宴會廳還有校董會的宴請呢,這時間眼看都來不及了,爬起來跟老婆們解釋了一聲之後蘇陽就直接出門了,連衣服都沒換,就穿着身上的休閒裝出發了。

到達宴會廳門口的時候,蘇陽被門口站着兩個西裝革履的人攔住了去路,之後用生冷的語氣對蘇陽說道:“對不起,今晚這裏是學校高層在使用,不允許學生進出。”這倆是今天負責安全的安保人員。

嗨,感情是把自己當成學校的學生了,不過蘇陽這年紀和這身休閒裝看起來確實像是學生,不能怪人家安保人員把自己當保安。想到這裏蘇陽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面帶微笑的對兩位安保人員說道:“二位兄弟,我不是學生,我是校董會的一員,是校長董明夏邀請我來參加晚宴的。”

那安保人員上上下下的仔細打量了蘇陽半天,笑了。他用嘲諷的語氣說道:“別在這稱兄道弟的,就你這樣的都能是校董會一員的話,那我就是校長董明夏了,我沒記得我邀請過你啊,小子,趁着我們哥倆心情好趕緊滾蛋,別等捱打了才後悔。”

另一個安保人員則是很嚴肅的說道:“請馬上離開這裏,今晚宴會廳是校董會在使用,校長就在裏面,你在不離開我們倆就不客氣了。”

見這兩人是這個反應,蘇陽無奈的笑了笑,還是給董明夏打個電話吧。他不是怕和這兩個人交手,以他的身手,這兩個人根本不是他的對手,主要今天是來當校董的額,跟這些小魚小蝦打起來就失了體面了。閻王好過,小鬼難纏呀! 蘇陽直接拿出了電話撥通了董明夏的號碼,“喂,董明夏,我已經到了宴會廳門口了,你出來接我一下吧。”說完之後他直接就放下了手機然後對着兩位安保人員說道:“等着吧,待會董明夏就會出來接我了。”

那兩個安保人員把蘇陽的一舉一動都看在眼裏,他倆從蘇陽拿出電話說話的時候就開始笑,聽到蘇陽掛斷了電話說的話笑的更大聲了。那個最先出言嘲諷蘇陽的安保人員此時更是囂張的開口說道:“小子,你戲還做的挺足的嘛。不過你有一個小小的破綻,在這個學校裏就算是那些校董見到校長都得叫一聲董校長,你居然敢直呼校長的名字。”


另一個安保人員也是開口嘲諷蘇陽:“小子你敬酒不吃吃罰酒,居然敢假裝校董,今天校長要是從這個門出來接你,我們倆兄弟就跪在地上讓你騎着,把你送到宴會廳裏去。”

蘇陽不置可否的一笑,跟這種小人物不需要解釋太多,就等着待會董明夏出來打他們的臉就好了。嘿嘿,人肉椅子,想想還有點舒服呢。

安保人員被蘇陽臉上不屑的笑意激怒了,他們倆獰笑着圍向蘇陽,嘴裏罵道:“MLGBZ的,居然敢挑釁我們兩兄弟,看來非得給你點眼神來看看了。正好哥兩個無聊呢,瑪德,人家校董在屋裏吃香的喝辣的,我們兩兄弟在這裏喂蚊子,只好拿你撒撒氣了。”

就在兩個人馬上要對蘇陽出手的時候,從宴會廳裏面傳出來一聲大喊:“住手,不得對蘇校董無理。”然後就是一個老頭快步跑到蘇陽面前,隔開了蘇陽和兩個安保人員。